幺月儿

生而为人是如此孤独

【现代ABO】演员 09

考前最后一发?如果我能耐住寂寞


“你到底想干啥。”吕布追上去一把把赵云从貂蝉旁边拉到自己身边。

  “诶,抢人可以,别打架。”韩信看热闹不嫌事大地退到一边,退到李白旁边。

  不管铁三角的折腾,他转过身和李白对上,却只得到一个白眼。

  嘿,真生气了。

  “好巧啊。”他冲李白眨了眨眼睛。

  “很巧啊。”李白翻着眼睛回了一句,平淡地仿佛什么事都没有。

  “去喝酒吗,上次没喝完的——”韩信上前一步,拉近距离。

  “去你妹。”李白对他咧个嘴,标准的皮笑肉不笑,转身拽过波罗就要走。他的腿已经很累了,再不回家歇着怕是要断。

  “你不开心。”韩信手一伸就把人抓了回来,“不开心更应该去喝酒才对。”

  “……”李白低头瞅了瞅牢牢擒着自己的手,又抬头看了看一脸正经的韩信,一言不发。

  “你——”

  “他在想袭警要判几年。”波罗畏惧地看了看僵持着的两人。直觉告诉他,这种时候他还是先回避比较好。于是他小心翼翼地转着手腕抽出来。

  “啊,你们先聊,我先走了,我还有素材要处——”他的托辞在李白一拳头砸上韩信鼻子的风声中戛然而止。

  

  等波罗落荒而逃之后韩信才把手铐拷好——他和李白一人一边。

  然后手掌一翻,强行扣住李白的手,塞进自己的外衣口袋。

  “——!”李白气到无以复加,他不是很想了解这混蛋想搞什么把戏。几分钟前和妹子言笑晏晏的风景还冒着热气,现在又来这套是算什么——

  “放开!”他气极对他大吼出声,而韩信只是微微一笑,就这样拉着他开始沿着街走。

  “为什么突然心情这么不好。”韩信对他的反抗挣扎置若罔闻,手上用力,让两人十指交缠,铁铸一样紧,“明明直播的时候还这么开心。”

  “关你屁事,放开我——”韩信和自己紧紧相扣的手像火烧一样烫得他想逃,他却根本挣不开。

  “混蛋——”他咬牙切齿,突然站定,向后要拉来距离一脚踹上韩信腿弯。

  “我做了什么混蛋的事让你这么生气。”韩信早有防备,脚步一挪带他转进昏暗的巷口,将他按抵在墙上,两人的手仍是牵着的。

  被推得向后撞在水泥墙上,李白感到脊骨传来一阵闷痛,这痛感却不能消解心中的怒火之万一。愤怒在心口和大脑里横冲直撞,他快要失去理智。最让他恼恨的是,在满心的气愤之余,他竟然还有几分无法忽略的失落和嫉妒。

  他何曾这样难堪过,而这都是因为他——

  “让妹子一个人回去还不够混蛋,”他怒极,却轻佻地对韩信吹个口哨,双眉一展拉出个讽刺的弧度,“你觉得吕布会让她搭车吗。”

  “我的车钥匙在她那里。”韩信观察着他的神色,又抛出一记炸弹,“明天她来接我上班。”

  “哦,那是我想多了。”李白冷笑,却是色厉内荏。韩信的话如一柄重锤,一击就把他竖起的脆弱屏障砸得粉碎。话出口的那一瞬间,他连绷起肌肉抵挡的力道都快失去。

  是我想多了,是我想多了。

  到底都是我想多了。

 

  “所以你能不能放开我了,狗官。”他干脆放弃抵抗,向后靠在粗糙的墙壁上,脊背磨得难受。

  “不。”察觉到他的退让,韩信得寸进尺地把身子压上去,李白碧绿双眼里又因他的动作瞬间燃起怒火。

  “那你到底想干什么。”那怒火转瞬又熄了。不知为何,积压一天的劳累突然潮水般涌上。他收敛起一身芒刺,倦怠地瞥了一眼和自己离的太过近的人。

  “放我回去睡觉,我很累。”他说得不咸不淡。

  他是真的很累。

 

  不好,玩大了。

  韩信看他连气都不愿生,甚至心灰意冷地向自己示弱,有点后悔这尺度没把握好。

  “她不是我女朋友。”他只能这样解释,“她和赵云——”

  “关我什么事。”李白的表情毫无波动,“放我回去。”

  “关你的事。”韩信叹了口气。骤然加速的心跳声中,他有些口干舌燥。

  “我——”

  “要喝酒就快去酒吧,别耗在这里。”李白依旧面无表情。

  “……”未出口的告白被这样干净利落地打断,韩信一时无法接话。话是说得冠冕堂皇,他才不相信李白的内心也是这样毫无波动。

  “为什么不听我把话说完。”他心一横。不成功,便成狗。

  “为什么看见我和其他人吃饭不开心。”

  “为什么我把车钥匙借给别人这么生气。”

  “你——”

  “你想多了。”李白仍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尽管他知道韩信说的都对,尽管他的心底也有一个答案呼之欲出。

  但他并不想承认。

  有案底的不良青年和刑警队长,开玩笑呢。

  他为自己的自知之明感到有些心酸的自豪。他头一次觉得也许自己真的应该洁身自好一点。

  “你在怕什么。”韩信不解,看到他的逃避又生起一股火气。这样磨磨唧唧,根本不是他平时的又浪又贱游刃有余。

  他真的这么让他讨厌?

 

  “我真的这么让你讨厌?”

  “……”李白揉揉手腕,讶异地确认这失而复得的自由。他想回话说是,但抬头看到韩信的目光,又硬生生把那个字吞回去。

  明明自己才是被骗的那个,为什么是他看起来那么可怜?

  “还好。”他转开眼去。

 

  “……”

  看到韩信瞬间多云转晴,李白恨不得打碎自己的牙。

  怎么这么没出息——

  “那就不要拒绝我。”在他自我嫌弃的时候韩信圈过他的腰把他扯进怀里紧紧抱住。

  “明明你也喜欢我,为什么不承认。”韩信借着一点身高差在他颈侧又蹭又闻。李白感到他温热的气息不断喷撒在自己颈后裸露的皮肤。痒是其次,暴露在alpha气息下的腺体才最要命。

  他突然想起来,自己在他眼里应该还是个alpha。

  “我以为你不是同性恋。”他垂下眉眼,拉着脖子躲闪他的耍流氓。理智告诉他他应该推开他,但是——

  这怀抱这么温暖,他怎么舍得。

  “有什么关系。”韩信一口咬在李白的脖子上,以唇舌濡湿一小片皮肤,便用牙齿在其上轻轻碾磨。如若不然,他怕自己会忍不住笑出声。

  “你是什么我都喜欢。”这么可爱的演员,他可真舍不得戳穿。所以他没有飙信息素,也没有咬李白的腺体。他迟早会让他在自己怀里化成一滩水,到那时他会再好好享用。

  “……”李白不得不老脸一红,“你很不要脸。”

  “别害羞。”韩信抬起头,捧起他的脸颊在他唇上嘬一下。

  “去喝酒。我要庆祝一下我单身贵族的生活结束了。”

  “又不是结婚。我要回家休息。”那一声嘬得很响,尤其是在安静幽暗的小巷子里听来。李白感觉自己的脸热得能煎鸡蛋,头脑也热的发胀,心中尚存烦闷,他压下那一抹不安。

  算了,就这样吧。

  法律也没规定有案底的人就不能谈恋爱不是。

  “回我家。你搬过来。不然我们很少时间见面。”韩信揽过他,和他并肩出了巷子,回到繁忙都市的霓虹光影中。

  “……没结婚怎么了。”他后知后觉,半玩味半认真地警告李白一眼,“在一起一分钟你就想分手。”

  “怎样。”李白嘁一声,却任由他带着自己坐上出租车。

  听着韩信让司机去酒吧一条街,李白才松了口气,不用这么快就失身真是太好了。

  但是居然有点遗憾是什么鬼——他对自己失望透顶,破罐破摔地靠在韩信的肩上闭上眼,很快坠入棉花一样轻而舒适的睡眠。

 

  看来是真的很累啊。

  韩信直着腰板让他靠得更舒服,手臂用着力道圈着他,头也靠下去,脸颊抵着他的发顶。这样除非是急刹车,他能安安稳稳地睡到目的地。

 

  “不是去喝酒吗。”被韩信掐着脸弄醒,李白拖着自己睡眠过后更加酸痛的双腿爬下车,被眼前熟悉的小区大门惊回了神。

  “你不是累了。”韩信又在被他掐红的脸蛋儿上揉了揉,“送你回去睡觉。”

  “噢。”李白闷闷地应了,尴尬地沉默下去。

  “那我回去了。”他看看韩信,发现自己好像是有点舍不得。

  “你走得动嘛。”韩信看他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凑上去矮下身,直接把他打横捞起来。

  “房子在哪里,抱你去。”

  “……”李白下意识抱住他的脖子,身子僵着动也不敢动。心底的不安又漫延开来,他报出地址,就沉默地颓下头去。

  完了。是真的着了道了。

  

评论(23)
热度(260)

© 幺月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