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月儿

生而为人是如此孤独

【现代ABO】演员 07

久等的更新qwq

下章貂蝉大美女上线


  如果只是和花木兰露娜两个人的话,李白还勉勉强强坐的下去。

  但是他居然在她们那桌看到了那个红毛。

  他倒抽一口冷气,转身就跑。

 

  “你跑什么。”李白跑出去两步就被波罗抓住。

  “你看到那个红毛长头发娘炮没有。”李白朝韩信的方向指了指。

  “哦,他是谁啊。”波罗向那边张望一下,手仍攥着李白的胳膊。

  “我和他八字不合,五行相克,碰见他三天之内必有血光之灾,”李白一边扯淡一边掰波罗的手,妈的这外国佬手劲也真是大。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跟你说了你也不懂,总之你放我回去就对了。”

  “什么嘛。”波罗一头雾水地听完他胡诌,却发现他的表情突然变为惊恐。

 

  “好久不见。”韩信端着杯鸡尾酒施施然走过来,他没扎马尾,酒红的长发披了一背,浪荡地契合了酒吧的气氛。

  神他妈好久不见。既然避不过,那就不能输了气势,李白冷静下来,微微一笑,准备开怼。

  “知名主播马可·波罗?”韩信转了个方向,对波罗亲切地微笑,“我叫韩信,我很喜欢你的节目,很高兴见到你。”

  说罢他向波罗伸出左手。

 

  “韩先生你好,谢谢夸奖谢谢谢谢~”波罗终于把李白松开了,忙不迭和韩信握手。警察的朋友估计也是警察,而这位警察一看级别就比那两位妹子高,当然要好好处,中国人不是说什么,朝中有人好办事嘛。

  韩信便邀请他们同坐,波罗自然应允。他又拽上李白把他拖走,路过韩信的时候李白收到一个迷之微笑。

  我呸,狗官。他一个眼刀瞪过去,努力缓解自己卯足了劲却一拳头打在棉花里的尴尬。

 

  “嘿~美丽的警官小姐们~噢这位是——”波罗的风流坏笑在看到安静的高长恭时滞了一下。

  “我老公,意大利留过学的,也许你们可以交流一下。”花木兰自豪地揽过高长恭的肩膀靠上去,状似无意地瞥了随后入座的韩信一眼。

  “……”高长恭无奈看一眼她,看到那双樱色眼眸中的俏皮可爱的拜托。他轻叹一声,向后靠了靠身子让她枕得更舒服一些,才开始用一口流利的意大利语和波罗扯天扯地。

  这下两人的对话就没人听得懂了。李白惊恐地看看激动不已完全顾不上他的马可·波罗,惊恐地看看一脸惬意得意的花木兰,惊恐地看看笑傻了的露娜,又惊恐地看看旁边淡定微笑的韩信。

  不对,为什么他在我旁边。

  他惊恐地往波罗的位置挪了挪。

  这帮警察套路太深,他害怕。

 

  身着西装背心的酒保端来了酒,韩信给后来的两位递过去。

  “随便喝噢,今天我们队长请客~”露娜适时开口,她要不说话李白真以为她就这样痴汉笑着笑死了。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他看了看桌上那杯韩信给他点的莫吉托,马克面前那杯则是贝里尼——来自意大利的清新饮品。

  “下属出来泡吧,我不能来看看吗。”韩信看着他恶狠狠的样子,挑了挑英俊的眉。

  真想揉一揉。他想念指节掐在他腮上的细腻触感。

 

  “警察也会来泡夜店。”李白嫌弃地看他一眼,“也是,你这模样说你是警察也没人信。”

  韩信知道他又在怼自己的发型,“看起来就像警察的警察是很难抓到犯人的。”

  说完他又意味深长地看了眼李白。

  “……”李白给气得一噎,但好歹已经开始习惯了。他抄起那杯韩信请的鸡尾酒,仰着脖子一饮而尽。莫吉托的清凉爽快从喉咙撞进胃又直冲头顶,他痛快地抽了口气。

    “来趟酒吧就坐着聊天啊。”他用舌头从杯子里勾了块冰嚼着,纵使酒吧灯光斑驳暧昧韩信也看到了他粉红的舌尖是如何蹭过起伏的冰块表面,最后卷起幸运的某一块送上一个深吻。

  “想拼酒?你的室友未必愿意抬你回去。”事实上韩信最不怕的就是喝酒。

  “每一个被我灌趴的人都这么说过。”李白轻蔑一笑,“谁输谁买单。”

  “那你可要就在这端盘子了。”说着韩信便起身,和李白一前一后去了吧台。

  意料外的惊喜。他真想看看他喝醉的时候是不是还会这么张牙舞爪。

 

  “过了今晚,局里就会少一条单身狗。”花木兰靠在高长恭怀里和露娜说悄悄话。看了看已经摆开架势的两人和周围逐渐聚集起来的围观群众,她俩交换了一下眼中对李白的同情。

 

  然而韩信还是没有像花木兰预测的那样借酒攻关成功。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们两个居然喝了个平。

  “呦,还挺能喝——”李白又喝干一杯,把透明的玻璃小酒杯砸在吧台上,招呼酒保再来。

  另一边韩信也毫不落后。他动作虽不如李白狂放,喝起来却一点也不含糊。两人喝完的杯子已经摆满整个吧台,酒保和围观群众都红着眼睛粗着嗓子起哄喝彩。尤其是那酒保,添酒递杯忙得不亦乐乎,鼓掌鼓得手都快拍断了。

  花木兰远远瞅了瞅,估计再这么下去他两得干到天亮。她是无所谓,她的长恭可不能这么糟蹋,应付外国人这么久本来也该累了。她恋恋不舍地在高长恭怀里拱拱才起来,御姐气场一开,她径直去吧台把喝嗨的两人拎了回来。

 

  “得得得,憋拿那眼神看我,说的跟你真有把握把他灌趴下然后吃了似的。”花木兰发动车子,载着三个人和一车酒气上了路。韩信喝成这样虽然没醉但也肯定是开不了车了,露娜也喝了点小酒。至于她的长恭,她才不舍得劳累他半夜开车。

  “我知道你关心我的钱包。”韩信坐在后排靠着车窗,举举手向花木兰威武的瞪视表示服从。虽然目标没达到,但也不是没有收获。

  这么不科学的酒量,除了和自己同样的原因,他想不到别的解释了。

  他侧过鼻,嗅了嗅衣袖上残余的酒香。

  同类。

  和我比起来你一定更醉人。

 

  啊,熏死人的酒气也掩盖不住的恋爱的酸臭味。

  露娜嫌弃地看眼他脸上的迷之微笑,白眼翻到车顶。

 

  “中国人真热情啊——”波罗坐在出租车后座,还沉迷于刚才和高长恭侃天侃地的兴奋。

  李白随口应着,兴致缺缺。自己居然没把他搞趴下,这可真不科学。

  我的信息素加成是假的吗。李白郁闷地靠在车窗上撑着头,突然脑中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

  我的天,我他妈该不会和他是一个味?

  他顿时心如死灰,在波罗惊悚的注视下以头抢车窗。

 

 

  此后快两个月两人都再无交集。韩信没有再来约李白吃喝玩乐,李白也没有因为嫖娼再被韩信抓去罚款或者拘留。李白从一开始的提心吊胆惴惴不安,到后来终于肆无忌惮宛若劫后余生。他们的城市是历史文化名城,文物古迹锦绣风景星罗棋布,他忙着给波罗的外景准备各种资料。这个主播平时疯疯癫癫假不正经,牵扯到正事可是严肃的很,对李白要求颇高。闹腾一圈,生活终于回到正轨。

  除了在一个个逐渐闷热起来的夜晚,顶着劳碌一天的疲惫,在清醒和入梦之间的迷蒙时分,他偶尔还会想起那个人声喧哗,酒香,也许就是韩信的味道,浓的把他紧紧包裹住的夜。他们争抢着往胃里倒酒,再把空下来的杯子砸上吧台,紧接着又抢起另一个斟得满满的酒杯。

  好吧,我只是想和人喝酒而已。

  他总是这样说服自己。



一开始居然忘了加图片,妈的智障

鸡尾酒 莫吉托

被誉为初恋的味道,信信什么意思你们都懂得


鸡尾酒 贝里尼

没啥特殊的,单纯照顾意大利外国人


评论(17)
热度(264)

© 幺月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