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月儿

生而为人是如此孤独

【信白】黑凤梨 1

考后放飞自我,崩,我和角色一起ooc
微双兰,就不打tag了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老公李白,今天的我也想去找你们的另一个老公告白。

  不要悲伤不要心急,等我把他诓到了过几年也许我们会想要一个女儿,毕竟他不能生,我也不能,所以到了那个时候你们还是有机会做我们上辈子的情人的,话又说回来其实你们早就想看我去和他酱酱酿酿噼噼啪啪了别以为我不知道。

  但这首先都要等我真的把他搞到手之后。你们可能会问剑仙剑仙难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你把不到妹的撩不到的汉吗,事实上确实没有。我之所以还没有褪去这一身狗毛只是因为我还没有真正去撩他而已。很久以前我就悲伤地发现即使我可以和一个或者十个如花似玉衣不蔽体的歌姬舞女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子龙的小老婆谈笑风生搞来搞去我也很难在面对他的时候正正经经地说上一句我喜欢你,尽管这四个字我已经和很多人说过无数遍。从此我就很理解为什么我那个基佬紫老乡平时神挡杀神佛挡杀佛高冷如天山顶上的不化积雪在他老婆面前不到一秒钟就会变成一个只会哭唧唧嘤嘤嘤伐开心要亲亲的死痴汉。

  你们要相信,这对于我这样一个纵横情场从没输过的人来说是非常新鲜的,而男人尤其是像我这么浪漫的男人天生就会被新鲜的事物所吸引,这么一想我大概了解了为什么自己会对他产生兴趣注意不是性趣了。

  按道理来讲,我和他的初见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说到这里我要感谢一下我的好兄弟赵云赵子龙你们其中一些人的另一个老公,如果不是他那天状态特好和他大战好几百回合打到两个人汗流浃背就差先暂停脱了衣服再打可能我现在仍然只是一个浮萍一样的天涯浪子,尽管现在也是但好歹能看到那座港对不对。

  其实我那天只是想找子龙兄弟一起去喝点小酒,但是出于江湖道义我也不好意思打断他们切磋,体贴的我甚至还在他们打了个平手快累瘫在自己的枪上的时候给他们递了杯水。

  重点在于我把水递给韩信的时候,当然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他叫韩信。他刚打完架,从头到手到脚都是汗,不过让我有一点惊喜的是他并没有像一般莽夫一样把手放身上揩汗,而是直接带着汗水向我微笑一下就接过我的人道主义援助,这让我感觉他是一个很有风度的武林人,对我的胃口。不准说其实他还不如莽夫懂礼貌,我的大招已经解锁了你看见了没。

  重点的重点在于他的那个微笑。在那个傍晚之前我从来不知道一个男人的微笑可以这么性感,一定是他的汗水增色太多了,而我作为一个剑客一向是欣赏强者的,同时作为一个诗人我也欣赏风度翩翩的君子。尽管说他是君子并不太对但是道理都是一样的,如果在同一个人身上力量和优雅同时达到极致并实现和谐统一,那这个人就是世界的宝藏。至于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你们看看我就知道了。

  鉴于我一直认为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一个尤物,对于突然多出来的一个同类我是感觉很新鲜的。于是我就对他展开了我惯用的交友套路,而他果然走的很爽。这让我感到很欣慰,毕竟我还是我是颜色最好看的烟火。

  但没过多久我就发现我好像有点玩脱了。如果你们也喜欢到处把妹撩汉四处留情遍地开花的话你们就会明白突然眼前脑中心里只塞满一个人是怎样一种惊悚又甜美的奇妙体验。更让我觉得自己不争气的是,这还是我自己给自己挖的坑。当然我不是说我后悔撩他,我当然不会后悔了,我只后悔我下手太晚了。

  我记得那是一个粉红色的夜晚,不是我和他之间的粉红色,是他和妹子之间的粉红色,但那本来应该是我和妹子的粉红色。是的那天晚上我变成了一个带好兄弟去逛青楼却被好兄弟压了风头的倒霉蛋,更倒霉的是我居然发现其实我已经暗恋我的好兄弟很久了并且会为他和妹子调情而非常异常超常的生气。

  但我毕竟是我,我只用了十秒钟就冷静下来了。冷静下来的我觉得其实追个汉子和我以前撩妹应该也没什么区别,所以我很快就确立了综合运用各种手段一撩到死的路线和这个男人只能是我的的方针。于是我就找了个借口从窗户翻了出去,果不其然他那个二货就放下妹子追了出来。

  他追上来的时候我正坐在一座庙的屋顶上对着月亮喝闷酒,假装自己正在生气。其实也不算假装,我确实挺生气的,那个女的竟然摸了他的嘴,我都还没摸过。不过看到他手足无措的愧疚样子我就不那么生气了。我知道他以为他抢了我的风头我才生气,于是善解人意的我上前安抚地拍了拍他,这里我又不得不赞一波他肌肉的手感,摸起来是绝对没有注水的那种爽。

  后来我们就踩着屋顶回家了,回他家,我已经在他家混吃混喝混住很久了。一路上言笑晏晏还没事拼个轻功,实在是让人心情愉悦至极。于是他又露出了那种让我看了就想亲的笑容。在那个夜晚之前我也不知道我居然有这么好的忍耐力居然能忍住不把他摔下房顶找个墙按上去咬。我居然还就这么规规矩矩地和他回了家说了晚安分房睡。我实在是拿他没有办法,如果你们也有暗恋对象的话就会明白我这种想说爱又怕吓跑他的矛盾心情。不过如果是你们的话应该还要多担心一下会不会遭到拒绝。但我就不用,因为我知道世界上不可能有人舍得拒绝我。

  事实证明我又是对的。这个二货从来都不会拒绝我的各种亲近揩油的小动作。也许是我以前告诉他西域民风开放我们都比较喜欢用肢体动作表达情感你不要介意,他就哈哈一笑也不说话只是抓住我挂在他身前的手捏了捏。如果你们也被一个威武雄壮内力丰沛手劲很大的武林高手用捏豆腐一样的珍惜和小心捏过的话你们就不会对那个时候我差点酥在他背后起不来感到奇怪了。

  话虽如此,我还是倾向于是我的个人魅力难以阻挡。因为我发现他也喜欢上我了,我们竟然是愚蠢至极的相互暗恋,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这更蠢的事。我是在和他喝酒的时候装醉发现的。这其实是日常,自从我一不小心真的醉了一次并发现自己是被他打横抱回去之后每次和他喝酒我都会装醉。如果你们也被他这样抱过一定也会沉迷于他的胸肌无法自拔,不过我是不会给你们这个机会的。这也是我们骑马的时候我总让他来抱着我的主要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如果我抱着他虽然我也很喜欢这个姿势但是马一跑起来他的辫子就一颠一颠抽得我脸疼。

  总之那次我又趴倒在他家院子里的石桌上假装不省人事,其实是在等他把我扶起来横着抱好送回房间,顺便帮我脱个外衣盖个被子倒杯水放在床头柜再轻轻合上门走。那次的流程大概也是这样,只是还多了一项计划外。毕竟即使是聪明机智如我又怎么能算到他居然会乘人之危来亲我呢。

  那个晚上我发现自己的忍耐力简直是突破天际,我居然一动不动地让他又啃又咬又舔,实在是憋不住了哼出一声他才退出去,而且还退得很惊慌失措。过了好一会他才想起来自己的任务,在把我的胳膊搭上他的脖子头靠上他的肩膀之后在捞起我的腿弯之前他还记得擦掉我被他亲出来的口水。我不想描述他手指头上的茧擦过我人中嘴唇和下巴的感觉,我只能说那时我最希望的事情是他等会扒我衣服的时候不要发现我在硬。

  不过他应该还是没有发现的,也没有发现我是在装醉。因为一个晚上之后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有架一起打有酒一起喝有妹子一起看。我也还是动不动就和他碰碰蹭蹭勾勾搭搭,他也还是笑而不语地接受并动作不大却能撩死我地予以回应。但我还是敏锐地察觉到我邀请他去逛窑子的时候他会不开心并拒绝我,我简直心花怒放,要知道这是他唯一会拒绝我的事。

  所以思前想后我觉得还是应该先下手为强,先说出来更能在日后的家庭地位中占据主导权。这也就是我耐着性子和你们逼逼叨逼逼叨的原因,八卦不是白听的,那二货马上要来叫我喝酒了,我应该怎么办,怎么告白比较炫酷一点?在线等,挺急的。

本来结局不是这个这样,定位点应该是“好友韩信之墓”,但是想想,心情比较爽就不捅刀了……
有后续,韩信视角,也许还有肉丝儿…?

评论(20)
热度(76)

© 幺月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