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月儿

生而为人是如此孤独

【现代ABO】演员 06

  “小可爱们早上好早上好早上好~~是的我还是像以前一样找了室友在民宿合居小可爱们要认识一下我的新室友吗很帅的噢~~”

  “……”

  李白一脸冷漠地看着这个人高马大金发碧眼的外国omega端着自拍杆对着屏幕卖萌,并不标准的汉语从他嘴里像唱诗一样被吟咏出来,不用看他也知道弹幕里全是妹子的尖叫。

  “White~要来亮亮相吗!”波罗用哈萨克语冲李白招呼。李白愣了愣,好久没人用家乡的语言和他说话了。

  “给钱吗。”他刻意把嗓子压得又低又沉,感觉自己有机会发家致富了。

  “来嘛,粉丝想看你。”波罗转头看看他,又看看刷刷刷刷飞过的弹幕,感觉自己又能多赚一波。

  

  “室友也是外国人吗外语好好听好好听啊啊啊啊啊啊——”

  “想看想看想看!!!”

  “室友是a还是o声音这么好听是a吗是a吗是a吗!!!”


  “早上好,你们的波罗被我承包了。”李白绕到沙发后面,倾下身子揽住波罗的脖子,下巴搁上他的肩膀。在意大利人还没反应过来的间隙,他用刻意作出的邪魅狂狷对摄像头挑了挑嘴角。

  “嘿——”波罗顿时一个外国式惊讶。一是为这瞬间爆炸的人气和弹幕,二是为这个室友和他以前的室友一点都不一样。

  “年轻人,不如我们合伙怎么样。”即使用了哈萨克语,李白还是谨慎地抢过他的耳机麦克风捂在手里,面上仍然一幅浪子笑,正好营造出一种来和我说话不要理那些小贱货的霸道总裁气息。

  “想套我的人气,你想得美。”波罗白眼一翻要去抢麦克风,在粉丝看来活脱脱就是小受不乖在闹脾气。

  “嘿——”轮到李白惊讶了,心道这人也不像云妹说的那么傻啊。

  “这么着,以后赚的钱你六我四,你不还缺个助手吗,我就领这助手钱和分红,你看看怎么样。”

  “我七你三,不行别谈。”

  “七三就七三,但是助手钱得加。”

  “凭什么——”

  “凭我可以常驻。”

  波罗闻言一愣,愿意跟他满世界乱跑的助手还真是基本没有。

  “怎么样。”李白得意地拽拽他的耳机线。实现全面小康的幸福前程就在眼前,他快兴奋地睡不着觉了。

  “行吧,下午去找个律所订合同去。”

  “成交。”李白满意得把麦克风还给他,笑容满面地捏捏他皮肉结实的腮帮子就回屋准备打电话给出版社辞职。他很早就想摆脱这种不仅薪水低如剥削甚至还埋没了自己的美貌的工作了。

  “哇喔——”打算给粉丝汇报工作变动的波罗刷了刷持续爆炸的弹幕,感觉自己好像什么都不必说了。

  早知道中国人这么吃这套,早就应该绑个帅哥来卖腐的。

  看着弹幕里粉丝断断续续编出的十八禁小说,他感慨地叹了口气。



  与此同时,早高峰地铁里的露娜已经在人群中笑成了傻逼。

  


  “White,你知道粉丝把我们两个o当成一对了吗。”趁律师审视合同的间隙,波罗凑到李白耳边用哈萨克语问他。

  “两个o怎么就不能成一对了,”李白不爽地瞪他一眼,“你个外国人思想怎么这么封建。”

  “什么封建嘛——”李白嫌弃地发现这人高马大的欧洲糙汉竟然会习惯性拖尾音撒娇,一定是做直播卖萌卖多了的后遗症。

  “不过说真的,我还是挺佩服你的商业头脑的。”波罗拍拍他的肩膀,接过合同率先在甲方处用中文签上自己名字。

  是你太天真了。李白签着字想。



  “环境不错嘛。”入夜,波罗让李白给自己推荐一家咖啡厅。两人做出租车到了,菠萝挑剔地环视一圈,感觉他品味还挺不错,不由得又对自己的新搭档更满意了一些。

  李白微微一笑,还好自己没事就爱雅俗共赏到处浪。

  “咔嚓——”波罗拦过他的肩膀,用一个亲密姿势拍了张自拍上传到微博和脸书,才叫来侍者点单。许是被这对璧人的颜值惊艳,服务生妹子写单的手都有些抖。

  “是不是这一套对所有的中国女人都很有用啊。”波罗看了看妹子眼里按捺着激动的光,佩服地看向李白。他二人独处时一直用哈萨克语交谈。

  “等着收钱吧你。”李白胸有成竹地放松一靠,他已经看见一堆一堆的粉红色毛爷爷。


  粉红色的毛爷爷没来,先来了个粉红色的女警察。

  看着坐在桌对面和马可波罗谈笑风生的花木兰和露娜,李白想死的心都有。


  “White~不来和这两位美丽的警察小姐聊天吗~”波罗拍拍他,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这么生无可恋。

  “小嫖客~”花木兰和露娜笑嘻嘻地撑着下巴看他。

  “喔~原来你们认识,但是她们为什么——”

  “没什么,不要听她们乱说。”李白勉强挤出一个微笑,对对桌两位公职人员咬牙切齿。

  

  三个人依旧聊得热络。李白鄙夷地看着波罗满嘴跑火车,什么好听的话都往上砸,还时不时来句外语炫耀自己的见闻和知识储量,哄得两位女孩子花枝乱颤。他也知道了这两位的名字,虽然他一点都不想知道。

  他努力控制自己的感情,但听到他们还要继续约甚至约很久的时候他还是有点控制不住。

  “你是没见过女人吗?”他猜自己的表情一定已经扭曲了。

  “绅士是不会拒绝女孩子的邀请的。”波罗将下半句话换成中文,“尤其是两位如此美丽又性感的女孩子。”

  

  “White~”临走,花木兰学波罗的样子叫他,“明晚不见不散噢~”

  “你这么浪你家omega知道么。”李白嗤一声,不屑一顾。

  “omega之友啊?你以为我会信你真和他有点什么?”花木兰也嗤一声,同样不屑一顾。

  “关你屁事。”李白一声冷笑,拉着一个字没听懂一头雾水的波罗走了。


  我真傻,真的。

  波罗想。

  我光知道我学会了十二种语言,却不知道中国还有几千种地方话。



  “所以这就是你来找我放假的原因。”韩信从卷宗里抬头,用看傻子的眼神看来邀功的花木兰。

  “怎么,这个还不够啊。”花木兰眨眨眼,见韩信不为所动,又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纸条。

  “未来一个星期他们要去的酒吧,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所以这就是你半夜去泡吧的原因。”高长恭揽着压在自己身上的花木兰,一手还揉着她樱色的长发。

  “是啊,不这样我哪有假来陪你嘛——”花木兰在他胸前蹭着脸,其实她也知道他根本就没有怪她。

  “为什么你们都这么关心他的婚恋生活。”想着这几天她讲给自己听的八卦,高长恭不觉一阵好笑。

  “因为——”花木兰想了想,“我不告诉你。”

  “嗯——?”高长恭闻到空气中骤然浓烈的兰香,感到一丝紧张,“为什么。”

  “因为你居然在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提起另外一个alpha——”花木兰圈着他脖子的手臂一收,凑上去用力把他亲住。

  “明明是你要说——”高长恭想辩解,但他已经没有力气了。

  在花木兰把他翻过来咬破他的结合腺之后。

评论(12)
热度(263)

© 幺月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