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月儿

生而为人是如此孤独

【半架空主信白】我喜欢你 28

第二十八章【我看见誓言 沉默在水天之间】

  尽管早就知道了,但看到他们几个终于风尘仆仆地赶回镖局,李白跟在韩信后面一脸温柔地用眼神黏住他的背;韩信牵着文姬把她从马车上抱下来的的时候,刘邦和赵云还是感觉两眼一瞎。

  只有张良激动地上前把他们迎进门,不停说着热络的话。韩信面带笑意地和他聊天,又和刘邦赵云打了招呼,双目中闪烁的都是久别重逢的兴奋和想念。进了院子,才发现镖局各个镖师,伙计,都等在里面。

  “恭迎总镖头。”

  常义和沈千鸿站在人群最前,领着数十人向韩信拱手弯腰,深深下拜。

  “……诸位请起,快请起。”

  眼眶一热,韩信有一丝哽咽。打头二人长高长壮了,气质也更成熟许多。腰间的配剑也换了,俨然已是两个崭露头角的少年剑侠。人群中混杂不少未曾见过的新面孔,看来自己离开一年,镖局仍然蒸蒸日上。

  真好,可真太好了。

 

  “回来了。”李白把着喝得有些晕乎的韩信,带他到桌前给他倒了杯醒酒茶。

  “嗯。你还没睡。”晃晃喝得发胀的脑袋,韩信接过茶一饮而尽。入口有些涩,倒是正好让人清醒。

  久在外未归,今晚自是免不了畅饮一番。还是众人惦念着他的伤势只灌了他个微醉,不然他早就该烂醉如泥不省人事地被抬回来。

  “聊得可开心。”送他去沐浴,听着他进浴桶的水声,李白站在前面背对着他低低地问。心里缠着情绪,他没有那么愉悦。

  “白。”

  结果韩信只是这样叫了他一句,李白听得心里一紧。

  “你为什么非得这种时候才这么叫我。”

  无奈地叹气,他离开去床上等他,

  总有些事情是瞒不住也不能瞒的。在和盘托出之前,他要想想措辞。

 

  “完了,就这么多了。”

  两人面对着躺在床上,李白把事情大体上讲了一遍,该夸大的东西夸了大点,不该细讲的地方就一笔带过,虽然他知道这对韩信来讲一点用都没有。

  “你……”

  震惊,自责,愧悔,心疼。李白看着这些情绪在韩信眼里交织闪现,心底慢慢泛起有些酸涩的温暖。

 

  韩信痛苦地闭上眼,眉心沉重地锁成一个打不开的结。他缠绵病榻的一年时间,李白竟已做了这么多事。

  而都只是因为他一个人。

  “值得吗。”

  你以后要如何在武林立足。

  韩信慢慢睁开眼,目光中的疼痛看得李白心里也是一痛,一时难以言语。

  “有人愿意为你做这些事,你不应该高兴吗——”李白轻轻地抬起手按上他的背,里衣下还显单薄的肌肉正死死地绷紧。

  这不对,为什么他会这么痛苦。

  

  “你有什么想说的……可以告诉我?”李白凑上去松松地拥住他,然而温暖的怀抱并没有让他放松分毫。

  韩信也慢慢伸手环住他,倾下身子更紧更近地和他相拥,只是那抱住李白的手臂仍旧是僵硬的。

  “你若出了事,我无颜苟活。”

  “我不会出事。”李白被他埋在怀里,声音传出来有些低沉。

  “你该相信我的。”他低低地说,似在抱怨,声音里却没有不满。

  突然一丝担忧从心底迅速蔓延开来,他发现自己几乎毫不了解韩信的过去。

  “你——”

  “我相信你,所以才不愿你去做那些事。”韩信感觉自己喉头哽着一块石头,每说一个字都显得那么艰难。

  “我知道你不会在意那些江湖上的流言蜚语,你要做的事情也没有人拦得住你,正是这样——”

  他复又沉重地叹气,一腔情绪在翻涌发酵,他找不到途径抒发。

  “我知道你承受的住,所以才更不愿意看你承受这些。”

  哪怕是为了我。

  愤怒,疼痛,无助,像把把最锋利的刀把心脏刺穿。脑中嗡嗡作响,韩信感觉自己又回到了那个无间地狱。

  亦或者,他根本就从未摆脱。

 

  “我没事,你——”察觉到他阴郁低沉的情绪,李白疑惑而有些慌乱,他为什么突然陷入如此深的绝望和无助之中?

  “别再这么冒险了。”

  然而韩信只是抚了抚他的背,动作依旧呆板僵硬,小心翼翼地像在触摸什么极易失去的东西。李白心念千回百转,感于他对自己的爱护和珍惜,更多的却是对他的异常的忧心忡忡。他无奈一叹,突然发力,翻个身把他压在身下。

  “你过去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你会这么难过。”他幽碧的眼眸像池深潭,“你应该告诉我。”

  “我知道过了今天你就不会再提了。”直视身下人眼中痛苦的恍惚,他的心慢慢揪起,但并不打算就此打住。

  他明白,这也许是敲开他心门的唯一机会。

  他肯定就这样忍了很多年。

  “告诉我,我帮你。”最终他还是放软了情绪,柔声安慰他。

  直觉告诉他,那一定是非常,非常不好的事情。

  

  韩信被迫和他对视,眼中慢慢现出动摇,隐忍的痛苦却越来越重。他怎么忍心拒绝他,只是——

  只是要将那记忆最深处的无力,不堪,和耻辱都翻给他看,其痛甚于蚀骨之毒何止百倍。

  他不愿意再让李白伤神,他自己的事总要等他自己去解决。

  他所受的折磨,不应该再波及到另一人身上。

  “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他喃喃出声,最终还是没有松口。“你——”

  妄图拒绝的话还未出口便被堵回喉咙。唇贴上来的那一瞬,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李白很轻易地就撬开了他的唇齿,让这个吻变得更深。唇贴着唇,舌缠着舌,不带任何情欲,竭尽全力,极尽温柔地安抚。两人离得这么近,韩信被他唇舌上的温度拉回神,就又直直坠进一湖深绿。

  他便再也感受不到任何其他的东西。

  世界都不存在了,只剩下这个吻。

  这个轻柔的像片飞羽,却又分明如此滚烫的吻。只消一刹那就点燃他冰冷死寂的心底,从这一刻,冰天雪地也开始有了温度。

  他还从未被谁如此温柔地对待过。

  一片模糊的视野中,他一只手按上他的背,开始回应他。

  

  “可以说了?”良久两人才分开,李白有些喘。韩信的回应笨拙,忙乱而克制,像是情绪过于浓烈而又焦灼于不知如何表达,只得拼命压抑而不致冲撞了自己。

  

  韩信便开始说了。他微合着眼回忆,努力寻找合适的语言说给李白听。醇厚的嗓音时断时续,仍是沉稳的,水一样在床帐中漫开。不为人知的过往在深夜的寂静中慢慢呈现,李白安静地听,不做任何动作打扰,只以眼神传递关怀。韩信虽也看向他,目光却穿过他抵达一片虚空。回忆牵动心中不曾愈合的伤口,像把钝刀来回切割。永生不忘的场景又一次浮现眼前,而这一次他无处可躲。

  他也不想再逃避了。数十年独自承担,他有多寂寞,就有多渴望倾诉。明知这又是一个无法偿还的亏欠,他仍无法掩盖自己的如释重负,和混杂着酸楚的欣慰。

  

  “后来——后来甄姬让我送庄周去长安,路上我们就碰见了。”

  语毕,韩信慢慢回过神,原本虚无的目光中渐渐浮上歉疚,看得李白心里更痛。他收紧手臂抱住他。

  “不要感觉亏欠。”他开口,感觉喉咙晦涩难言,“我来得太晚了。”

  一想到在他快意江湖的风光岁月,他还在夜夜辗转难眠,在深渊边缘挣扎求生,他便心如刀绞。

  “我欠你的太多了。”韩信深深地吸气,又缓缓叹出,满心的悲凉却是不随呼吸而离开。

  能与他共度余生,对他而言已是神迹降临。他怎么还敢奢求他为自己做这么多。

  该怎么做才能还上。

  一辈子都给他?

  这难道不就是自己得到的馈赠。

 

  “不——”李白将手伸进他的发间。魔种血液锻造的红发柔顺如绸缎,入手却是一片冰凉。

  “是你先救了曾经迷茫痛苦的我。你现在明白当初我是什么感觉了吗。”李白挑起一点嘴角,轻轻在他头上揉了揉,像在安慰一个哭泣的小孩子乖乖听话。

  “想把欠我的都还上,把剩下的日子赔给我吧。”

  “看起来我们谁也不能离开谁了,”他微微笑着,轻捻他的发根,“是不是。”

 

  韩信没有说话,以一个紧密无间的拥抱作答。他拥住李白,带他翻个身,让两人重新侧躺着面对面。双臂将他锁在胸膛,满怀的充实也正一点点填满他内心的空洞。

  挖去腐烂的恶疮,健康的肌理才能重新生长。

  眼泪从脸颊滑落,滴进怀中人的发旋。

  他感觉自己得到新生。



————————————————————————————————

好了为了避免气氛太过于沉重我问个问题,马克都有什么cp?

这么骚的adc,放过太可惜了


已停更!等我重修!

评论(11)
热度(41)

© 幺月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