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月儿

生而为人是如此孤独

【半架空】我喜欢你 第十三章

  • 内含cp:信白(主);扁庄;邦良;双兰;荆(男)高;貂蝉→赵云

  • 半架空世界观,江湖势力设定,没有诸侯国或中央政权的出现,如以刘邦为首的西汉势力设定为镖局

  • 感谢每一个点进来的你

第十三章【如果我遇见你是一场悲剧 我可以就这样让生命毫无意义】

  两人一路走一路玩,在第八天才到达李白口中的那个小镇。

  此地已经接近沙漠,属于兰陵王和武则天双方势力的暧昧范围。李白四处张望一下,果然有几个身着异域服装的商人冲他微笑。他转身揽住韩信,带他去找客栈。

  客栈是兰陵王名下的。胖胖的店主来回打量李白和韩信,笑得嘴都要咧到眼睛上去。

  “……”李白不想解释什么,有误会更好。他和店主用胡语交流几句就带韩信去了房间。

  “……只有一间?”他们说什么韩信一个字都听不懂。

  “游人太多,只剩一间。”李白将两人的包裹丢在床上,开始琢磨自己的计划。

  四月初春风才刚吹到这里,当地为了迎接新春,会举行盛大的庆典,以往李白年年都来。明天庆典正式开始,他正好做些意义更加重大的事。正细细盘算着,突然发现自己忘了点什么。

  韩信从窗户头到处打量,但见街道上摩肩擦踵都是衣着打扮充满异域风情的商旅和闲逛的普通百姓。客栈酒店都人声鼎沸,想来是要有什么重大节日。

  韩信猜到了,但韩信不说。他看着李白说要先出门一趟,把笑憋在心里点头放行。

  李白匆匆忙忙地出门,他才低低地笑出声。给自己倒了杯水,他满怀期待地等李白会怎样给自己庆祝自己的第三十五个生日。

 

  李白窜到已经开张的集市,琳琅满目的商品晃得他有点眼晕。

  送点啥呢。

  他挤进人群逛起来。

 

  小镇位于西北与中原来往的咽喉要道,恰逢节庆,来往商旅只多不少,各色商品都云集于此。但即使如此要找到一个符合李白心意的小东西仍然很不容易。月上中天时他才从集市返回。他闪进客栈,大厅内依旧坐满酒客,热闹不减,却不见那个憨态可掬的老板。

  他心一沉,飞身来到他的房间。

 

  没人。

  “韩信?”

  没有人答应他。

  李白脚步一动来到桌前,拿起桌上摊着的一张纸条。

  “想见你的朋友,明日子时来狂沙坪。”

  李白只觉全身冰凉。他用已经有些凌乱的步法从窗户翻出,去找兰陵王的手下。

 

  韩信是被一盆水泼醒的。

  四月初的西北,空气中仍有寒意残存,尤其到了深夜更让人冷得要多穿两件衣服。一盆冰冷的水浇上来,韩信顿时精神了,虽然他还是搞不懂现在的状况。他只知道自己莫名其妙被人打晕扛走,现在正被绑在刑架上等待审讯。而眼前站着四个被黑斗篷裹得严严实实的人,韩信实在不知道自己初来乍到的哪里得罪了这群大爷。

  “大汉镖局的总镖头?”为首的黑斗篷开口了,“传说中的‘国士无双’?”低哑的声音粗糙如树皮,满满的都是轻蔑和不屑,刮得韩信一身鸡皮疙瘩。

  “你们绑我过来干什么?”韩信不爽,找不到他李白估计得急死了,“刘邦抠得很,我可换不来多少钱。”

  你还不如去绑我们的账房先生。他把这话咽回去。

  “韩镖头这话可说笑了。”那声音低低地笑了几声,如果不是被绑得动弹不得韩信真想在刑架上蹭两下背,“我们兄弟几个想向韩镖头打听一个人。那个人我们找了很久了,近日得到消息,韩镖头应该知道此人行迹,故深夜冒昧将阁下请来,还请阁下莫要见怪。”

  “……”韩信竟无言以对,“你们想打听谁?”

  “荆轲,天下第一杀手。韩镖头若是知道,就和兄弟几个说一声。若所言非虚,兄弟们日后必有重谢。”

  韩信仔细想了想,他好像确实听说过这个名字,却也只有个模糊的印象而已。

  “他是不是刺杀过貂蝉?”他终于从头脑深处翻出那段听说来的只剩零星碎片的故事,“他不是在死在那次刺杀中了嘛?”

  “全天下都以为他已经死在长安。但我若说他其实还活着呢?”

  “我怎么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韩信无语,他们知不知道长安和江苏隔了多远?

  “啧啧。”那黑斗篷的声音带上了一丝玩味,韩信心一颤。

  “你不知道,那你那个风流潇洒的好朋友知道不知道?”

  “不关他的事。”韩信面色一沉。理论上来讲,他们阴得到自己,也就阴得到李白。

  “关不关他的事,可不是你说了算。”那黑斗篷招招手,旁边的另一个黑斗篷就从后面端上来一个托盘,盘上摆了四个小瓶。

  “我们影杀做事,从来都是很讲道理的。”那黑斗篷指了指盘子,又抬头盯着韩信,“我看韩镖头是事务繁忙,记性不太好。给你一天的时间仔细想想,想好了,告诉我们,我们就把你完好无缺地还给你的朋友。”

  “若是想不出,”他又干笑了两声,“那么就只能按我们的规矩来办了。”

  “四瓶药,三瓶有毒,一瓶没毒。一天之后若韩镖头还是给不出答复,则只好请阁下来做个选择。”他不紧不慢地解释,“若阁下实有天助,则我们也只好放你离开了。

  “但若阁下的运气不够好,则只好埋尸黄沙,身葬异域了。而你的那位朋友…”

  “我们也只好把他也请过来问一问。”

  “我真的不知道,你们问错人了。”去你妈的讲道理。韩信想。

  “知不知道,一天后再告诉我吧。”

  说罢他便走了,门也随之合上。只留下韩信在一片黑暗中独自焦灼。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又重新打开。四个黑斗篷鱼贯而入,依旧是上次的那个声音开口:“不知韩镖头考虑得什么样?”

  “……我确实不知道。我只是个镖师,不了解你们黑道的事。”韩信的声音依然沉着镇静,即使明知生还希望已十分渺茫。

  “那我们可就帮不了你了。”那黑斗篷招招手,托盘便被递上来,“韩镖头,请吧。”

  “右数第二个。”

  韩信看着一双戴着黑手套的手拿起那个墨绿色的瓶子,打开瓶塞,把里面的东西对着他的嘴灌下去。

  喉舌之间一阵清凉划过,却没有任何味道。

  水?

  韩信还在惊诧,那黑斗篷就用他喑哑的声音笑出声:“韩镖头果真是吉人天相,我们兄弟这就把您送回去。”  

  说着有人上来给他松绑,韩信手脚被捆得酸痛麻痹,还未来得及动作就又被敲晕了。

 

  李白在子时准时到达狂沙坪。虽说此处地形平坦又少植被山石,无遮无拦的,但如果有心,想埋伏一下也不是难事。不过他还是拒绝了兰陵王让他带人在路上蹲守的建议。

  无非是怕撕票。

  他赶到的时候,韩信已经被人丢在狂沙坪终年不停的风沙中间。他扶起他,探了探脉搏和呼吸。

  一切正常。

 李白当然不会相信那伙人什么手段都没对他用。他把韩信叫醒,扶他上马,问他到底发生什么事。

  韩信只觉得脑袋昏沉,浑身乏力,李白带着他策马狂奔,他只能无力地向后靠在他身上。

  听着他虚弱地把事情说了一遍,李白控着缰绳放缓了一些速度。

  “他们给你喝了什么?”

  “……不知道。”韩信晃晃头,努力让自己清醒,头脑却越来越凝滞,眼皮也快睁不开。

  察觉到他的不对劲,李白也不管他受不受得了这般颠簸,马鞭狠狠地向后一抽,带着他向长安疾驰。

  “韩信?!”

  韩信没有回答。他已经彻底失去意识。

  李白看着他向后倒在自己怀里昏厥过去,脑中一片嗡鸣,心脏收缩发紧,如坠万丈深渊。

 

  天刚亮时,他就被人拦住了。

  小厮顶着李白要杀人的目光战战兢兢地拦住他的马,把他请上马车。李白带着韩信钻进车厢,扁鹊已经在里面等他。

  李白知道是兰陵王派人做的。他把韩信放下,让扁鹊医治。

  “他昏倒之前是不是浑身无力?”

  “嗯。”想着他之前无力地靠在自己身上的样子,李白点头回答。话音未落,扁鹊就摸出一排银针,出手如电,密密麻麻地扎在韩信全身的大小穴位上。

  “先回医馆。”

  看着李白仍然一副点燃的火药桶的样子,扁鹊想着还是先别刺激他,便只说了一句:“死不了。”

  他的气势明显松融,取而代之的,是极深极深的悔恨,悲恸,和恐惧。扁鹊看着李白的眼睛,若非其深处还星星点点地闪烁着愤怒和仇恨,他毫不怀疑只要自己没把这人医好,李白一定会拔剑自刎给他陪葬。

  不过应该也差不多,估计就自杀前先给他报个仇。扁鹊看着李白仿佛不堪重负地闭上了眼睛。他低下头继续观察韩信的病情。

  西北又要有一场腥风血雨咯。他玩味地想,给韩信身上添了根针。


————————————————————————————

你们要的虐来了,莫名其妙地我也开始激动了【喂

荆轲的故事想着以后弄个番外,不知道还有没得机会咯Orz

“狂沙坪”这个地名非原创,出自霹雳布袋戏,拿来用一下,想表达对布袋戏的热爱和崇拜>_<

评论(6)
热度(60)

© 幺月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