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月儿

生而为人是如此孤独

【半架空】我喜欢你 第十二章

  • 内含cp:信白(主);扁庄;邦良;双兰;荆(男)高;貂蝉→赵云

  • 半架空世界观,江湖势力设定,没有诸侯国或中央政权的出现,如以刘邦为首的西汉势力设定为镖局

  • 感谢每一个点进来的你


第十二章【只要能在一起去天涯都可以】

  像这样风平浪静,破事没有的好日子持续了很久,当路边野花星星点点地开放时,镖局又渐渐有生意上门。不过并不是特别重大的单子,便拿去给年轻人历练。韩信整日和赵云切磋,他的武功路子野,都是实战中打出来的招式,和赵云这种出身正统的枪客交流,双方都受益匪浅。高层水平进一步提升,年青一代实力也稳步增长,镖局一派蒸蒸日上的景象。刘邦心满意足,又一次在心里感叹天助我也。

  除了……

  看着眼前把账本端给他审视的张良,刘邦很委屈。

  张良看着莫名其妙变了脸色的刘邦,行了一礼转身就要走。他的上司在他面前总会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还对他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把他弄得一头雾水。问刘邦到底想干什么,他又支支吾吾什么都不说;问镖局的其他人,他们都是更加奇怪地对他笑一笑,依旧什么也不说。久而久之,他就只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不知道了。

  但是,通常刘邦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的。

  果不其然,他刚转身手臂就被刘邦拉住了。

  “子房……”

  张良简直不敢回头,不用看他也知道刘邦一定在用一种即将被遗弃的狗看自己主人的眼神看他。他暗自期望在演武场打得热火朝天的赵云和韩信其中一个能捅另一个一枪,这样就会有报事的小厮进来打破尴尬。

  也许是张良能够通灵的缘故,每次他这么期待时,上天都会满足他。这次来的虽然不是小厮,却是比小厮更厉害的人物。

  “刘邦。”

  李白万分嫌弃地开口,若非他与唐曌积怨,他一定会让韩信和赵云换个地方发展。

  “咳…不知阁下找我何事?”刘邦立马收回手端正神态,假装自己刚才没有对下属进行职场性骚扰。张良见状赶紧挤出门去。

  “你们镖局的福利制度,报出来听听。”

  刘邦一惊,心想难道他也愿意入伙?于是赶紧把月钱如何,分红如何,假期如何,各类补贴如何,其他保障如何等等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

  果然是天助我也。刘邦满面笑意,刚准备开口拉他下水,就被李白一挥手打断:“你们总镖头这么多年剩下的假一起请,六个月有没有问题?”

  “……”刘邦差点给自己的口水噎死,“没…没问题……”

  “多谢。”李白点头,转身就走。

  小子,算你狠。刘邦恨得要把后槽牙咬碎,不仅仅是因为李白到这里短短几个月就把自己忠心耿耿勤勤恳恳的总镖头拐走了,更是因为这样一来,他感觉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最后会孤独一生。

 

  “他同意了?”韩信擦着脸上的汗,脑子里还在想刚才略有疏忽的一式。

  “他不敢不同意。”李白给他倒了杯水。“收拾收拾,明天就走。回来你还赶得上过中秋。”

  “嗯。”韩信笑,料想刘邦此时一定气极。

 

  第二天的蔡文姬又是懵逼的,这已经是她今年第二次起床后就被告知韩信已经和李白一起离开了。而且上次只有七天,这次居然是整整半年。

  “为什么他可以旷工啊!”她去找刘邦理论,得到的答复虽然很有道理却让她难以接受。其实她主要是气在这漫长的半年她要找谁玩去。

  我总不能去找他吧。文姬看着一脸若有所思的赵云,在心里再一次否决了这个想法。

  这个衣冠禽兽——

  她恨恨地想,跺跺脚转身回药房。

 

  李韩二人乘马车缓行,沿路草木青嫩,间绽野花,两人就着软糯悦耳的莺啼喝酒谈天,不亦乐乎。

  “若非我帮你开这个口,你可真要给他打一辈子黑工。”

  韩信仰天大笑,“非遇太白,不知世间还有这么多风景可看。”

  “无知己作陪,再好的风景又有何用。”李白勾起嘴角,“刚才那女人拉着你跟你说些什么?”

  “甄老板让我去长安帮她给庄周带封信。”韩信苦笑,看着李白的目光凌厉了一下,知道他又在假装生气吓唬自己,“我不去她就不和镖局做买卖,镖局的弟兄以后可就什么水产都吃不上了。”

  “哼,果真是店大欺客。”

  “话说回来,你我还得感谢她做的是垄断生意。”韩信想了想,简单地把当初甄姬是怎么强迫他把庄周押去长安的事说了。

  李白轻笑,“你要去找那毒医?”

  “人在江湖,生不由己。”韩信抽抽马屁股,“到时我去拜访扁鹊,你……”

  “同去。江湖把他的医毒与我的剑法作比,也该去见识一下。”

  韩信闻言惊喜地转头,“你——”

  李白知道他在高兴什么,浑不在乎地摆摆手,内心却泛起暖意,“怕什么,那老寡妇还能把我吃了。”

  “太白俊逸无双,潇洒过人,女人见了你不都像刘邦见了张良似的。”韩信无视他的口无遮拦,他不羁的个性他早已体验了个够。正说着,韩信突然想起来什么,“为什么我让文姬去找你玩她都不去?”这不符合女性,尤其是小女孩的一般心理。

  李白心说你被我无缘无故拿剑气怼几次你也不会愿意来找我的。假装这不是自己的锅,李白不紧不慢地喝了口酒:“因为韩兄你更有魅力。”

  “这话换刘邦跟我说我还信。”韩信无奈地笑着觑他一眼,“至于你……”还是别跟我卖乖了。

  “没骗你。”李白挑挑眉,仔细看了看同伴的面孔。

  “那我可是不胜荣幸。”韩信没带枪,护额也未配,全然一副休闲出游的样子。李白相信只有自己一人见过他如此神采飞扬的姿态,但他仍想问一句。

  “韩兄以往可曾这般出游?”当然没有。

  “当然没有。平时忙着习武,走镖时也无心观景。”韩信没觉得其实李白问得有点奇怪,他专心致志地驾马车,“还不是你这个天涯浪子把我教坏了,过两天我们是不是要一同去逛青楼?”

  “难道你没去过?”李白邪魅一笑,“原来韩兄练的是童子功。”

  “去是去过,就是手头没你阔绰,到哪都是非花魁不要。”男人的尊严受到挑衅,韩信不甘示弱,“不过现在想来,倒应该是那些姑娘心甘情愿倒贴给你。”

  “喝酒听乐而已,我以为韩兄身为习武之人应该会懂纵欲伤身的道理。”李白觉得再不解释一下自己真的会变成淫棍,说完才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韩信哈哈大笑,被气结的李白瞪了一眼,一扬马鞭加快速度往港口去。

 

  两人走的是当初行过的路线,赶巧的是乘的船也是同一艘。赵老大这趟拉的都是散客,看着这对卓尔不群的英俊男子,他觉得自己应该是见证了一段伟大的友谊。

  漂了几天到长安,两人便直奔扁鹊的宅邸。小厮给他们开门,没等引他们去找庄周,庄周自己就骑着鱼游过来了。

  “不准备好好谢谢我吗大镖头。”庄周乐呵呵地接过信,屁股底下的鱼抖抖又圆了不少的身子。

  韩信白眼一翻,这魔种的诡异他已经不想追究了。

  “……”庄周在他们之间来回瞅瞅,忽然面色凝重,“你们离开长安还准备去哪?”

  “怎么?”韩信也紧张起来,他见识过庄周似乎是能预知未来的能力。

  “……”庄周又看了看他们,想了想道,“没事,玩你们的吧。信我收下了,让她放心吧,我晚上会托梦去找她。”

  韩信点点头,拉着李白走了。两人租了马,向西而去。

 

  “你很不安啊。”李白看着脸色就没缓下来过的韩信。

  “他能预言。”韩信皱着眉,“要不我们……”

  “你在害怕?”李白打断他。

  “……”韩信没有马上回答,他定定地看李白,看他那对美甚于凝碧的眼睛,“我是怕你出事。”

  “……”李白一时也无言,他能感到对方对自己的珍视,那是他从未拥有过,亦将百倍珍惜的,“他很准吗?”

  挺准的。韩信苦笑,想着庄周是怎么一步一步指点自己去和李白接触。

  “你想带我去哪里?”他最终转了话锋,如果可以,他还是不想让李白扫兴。

  “一个镇子,”李白知道他直到现在仍在为自己着想,“这个速度还要再走五六天。”

  “那就走吧。”他笑一笑,“最终他不是还没拦着我们么。”

  李白点头,两人加快了行进的速度。他用拇指指腹轻轻摩擦着剑柄。

  

 

  “你说我这样做会不会……”庄周在和扁鹊收治的那个病人聊天。

  “憋担心,你不是还梦到他们没事么。”那人躺在床上,眨了眨猩红的眼睛,很有精神,显然在扁鹊的精心医治下已经恢复了个七七八八。

  “再说了,你虽然梦得到,你又不能说,这不怪你。”

  庄周难过地点头,他虽能预知天命,却不能篡改。

  那人跳下床,伸展四肢活动了一番。“别说这么难过的,你先帮我想想我好全了以后该上哪去?”

  “你家阿鹊愿不愿意留我做个伙计?你看我这体格儿——”

  “荆轲。”扁鹊端着刚煮好的药过来,荆轲一看马上跳回床上装死。

  “刚才那姓高的又来买药,我现在派人去追还追得上。”

  “您别。”荆轲爬起来接过碗就一饮而尽,然后就趴在床沿上干呕。

  “呕——我都快好了你能不能给点不这么苦的——呕——”

  庄周同情地给他顺顺背,扁鹊这招简直百试百灵。


评论(14)
热度(69)

© 幺月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