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月儿

生而为人是如此孤独

【半架空】我喜欢你 第五章

  • 内含cp:信白(主);扁庄;邦良;双兰;荆(男)高;貂蝉→赵云

  • 半架空世界观,江湖势力设定,没有诸侯国或中央政权的出现,如以刘邦为首的西汉势力设定为镖局

  • 感谢每一个点进来的你

本章主鹊庄


第五章【梦里梦里见过你 甜蜜笑的多甜蜜】

  作为一条被洞庭湖水喂养大的鱼,呃不,魔种,庄周和他的鱼从来没有离开过水这么长时间。虽然魔种血统让他们可以离水而生,但这仍然让他们有些精神恹恹,尤其是黄河就在旁边却不能下去打滚,简直是煎熬。

  不过这都无所谓了。庄周看着面前疑惑不解的扁鹊想,一边摆出一个灿若桃花的笑容。

 

  在童仆打断他说有客人来之前,扁鹊已经连续做了三天两夜的实验。当他双目通红,眼眶发黑,面色苍白,两颊凹陷地来到会客厅,韩信差点以为这个毒医要把自己药死了。

  当韩信说明来意并把庄周拉出来之后,扁鹊硬是从本来无神的眼睛里挤出几分不耐烦,手一挥让小童送客,转身就要走。韩信就急了,人送到了不肯收该如何是好,这毒医的手段他也不是没听过,要是真把他惹怒了估计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好在这麻烦不用他来处理,庄周飘飘地游过去,伸手就拉住毒医背后垂下来的围巾。

  “阿鹊。”附带一个很灿烂很灿烂的笑容。

  “你不记得我了吗?”

  完了。他马上就是一条死鱼了。自己和镖局的弟兄们以后都没有鱼吃了。韩信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但扁鹊并没有反手甩他一脸毒,再看了他一眼之后,眼中的不耐烦渐渐消退,反而涌起一股诧异和一点点,少到让韩信怀疑是自己眼花了的惊喜。

  “是你?”

  “是我。”庄周眨眨眼睛,我来找你了。

  扁鹊僵硬地点点头,被围巾遮住一半的脸颊渐渐泛起一片让韩信相信肯定是自己眼花了的红晕。

  “带我看看你的家吧。”鱼带着庄周抖了两圈,连韩信都看过很多遍的撒娇套路。

  扁鹊这才匆忙转身,带着他往里走。庄周走时回头向韩信笑了笑,“多谢。”

  韩信呆滞地点头,在仆人的感谢声中准备出门,刚抬脚就又被庄周叫住。

  “今晚三更去壶口瀑布,”他手里依然攥着扁鹊的围巾,一个人去。说罢又露出了那种韩信再也不想看到第四遍的笑,“不去后悔一辈子哟。”

 

  神经病啊。韩信不顾礼节惊恐地夺门而出。

 

  

  扁鹊带庄周走过回廊,穿过一个草木葱郁的庭院。时值夏末,北方温度未减,热辣的太阳晒得植物叶片泛光,一片生机盎然。

  “都是草药吗?”

  “嗯,还有些晒不得太阳的在后院。”

  庄周深深地吸了口气,想闻草木清香,却没捕捉到什么特别的气味。

  扁鹊听着他吸鼻子的声音,好多年不曾有过的轻笑溢出嘴角。

  他将脚步转向药房。

 

  打开繁重的锁扣,在木门开合的吱哑声中,他带庄周进入药房。

  举世难寻的名贵药材,秘不外传的独门药方,古老珍奇的医书孤本,这个除了他之外就只有死人才可以进入,机关毒物重重密布让所有下人都选择闭口不谈的房间,保存着他身为医者几乎所有的身家性命。如今这个禁忌被庄周打破了。

  庄周高高地仰起头,看高耸着占满房间四壁的药柜,和堆叠在各处的瓶瓶罐罐,浓厚怡人的草药香气沁入肺腑,他不停地深呼吸,碧蓝如湖水的眼睛里闪动着好奇和崇敬。

  被叮嘱不要乱碰,他便听话地将双手插进袖子搁在腿上。扁鹊满意地看着他骑着鱼东瞧西看,到处打转,连日来的疲惫不见踪影,心脏饱满鲜活地跳动,围巾下的笑容在他还未察觉到之时就已经不可控制地扩散到整个面部。

  “你好。”角落突然传来一句嘶哑破碎的问候,庄周被吓了一跳。那实在不是个活人该有的声音。

  “你好。”他迟疑一下,朝声音传来的方向回了个招呼。

  扁鹊一愣,才想起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连快步赶过去,对躺在阴暗角落的病床上的人低声呵斥了句:“闭嘴。”

  那被白色布单覆盖的人形便不再发出声响,归于一具尸体的模样。

  “他是你的病人吗?”庄周看着被单上方露出的一点点黑色发丝,他一定伤的很重。

  “算是吧。”这人伤势奇特,他很感兴趣,便把他带回来要和阎王抢人。

  庄周似懂非懂地点头,反正自己以后能梦到。

 

  两人又在药房转了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庄周不通医理,但对那些名字典雅的草药充满兴趣。扁鹊闲闲地答着他的各种问题,两人都欣喜于对方的快乐。

 

  从药房出来,扁鹊又带庄周去看了宅邸的其他地方。屋里屋外都是葱绿的植物。主屋与会客厅之间和屋后的两座药园占地不小,扁鹊还在后院挖了个不深不浅的潭,引了地下泉水给旁边喜湿的草药提供水源和蒸汽。现在这个水潭又多了一项作用——钓鱼。

  在扁鹊反应过来之前,庄周屁股下面的鱼已经带着它的主人义无反顾地冲进了水里,激起一片水花四溅,看得扁鹊心里一紧,差点就不顾自己是只地道的旱鸭子而水里的家伙根本就不会被淹死的事实也跟着跳下去。

  庄周从水里浮出个头,朝扁鹊歉意的笑笑,“鱼太久没下水了,有点激动…”

  扁鹊摇摇头,伸手把他从潭里拉上来,顺便帮他抹了抹脸上的水珠。庄周并不在意他如此亲密的触碰,甚至歪着头在他有些粗糙的掌心蹭了蹭。

  他的皮肤也像鱼一般滑。扁鹊感受着庄周的昵态,脸又开始红了。

 

  把鱼留在水潭让它撒欢,二人又消磨了片刻时光直到太阳西垂。仆人来报已准备好了饭食,引主客二人去用膳。庄周吃着北方的特色佳肴,并不知道这只是他一个人的特殊待遇。在扁鹊过去的前半生中,自师父不辞而别之后他就一直是一个人生活。早年他性情古怪又暴躁,常常在药房一待几天不出来,又无人敢打扰他,吃穿用度都随意到邋遢。偌大一个宅子全靠管家带着一批能干的仆从打理。他们翻修老宅让屋子更加明亮透光,从远方购进沃土修建药圃,用简单却精致的草药盆栽装点室内各个角落,让扁鹊俯仰之间看到的都是让他平静的植物,摸索他的作息规律尽力安排好他的生活起居,帮他筛选前来求医问药的病人,既保障日常的花销充足,又不打扰他继续研究医道,甚至在必要的时候以身试药,不让扁鹊自己把自己毒死。比起价值连城的药房,这些忠心耿耿的人才是师父留给扁鹊最宝贵的遗产。

  他们吃饭的老管家就站在旁边侍奉。他不很年迈,算年龄可做扁鹊的父亲。他看着扁鹊和一个少年谈笑风生,内心有一种酸涩的感动,让双眼微湿。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少主人终于可以自在地在阳光下生活,而不是终日与黑暗为伍。

  那少年。他悄悄地观察庄周,明明是魔种,却是一副不谙世事的少年般干净无忧的姿态。扁鹊从半年前性子开始慢慢变化,开始学习礼仪,社交,努力自己照顾自己。像是被播撒在阴暗角落里的种子,缓慢却坚定地向阳光伸出芽叶。

  看着扁鹊亲手给庄周盛了碗汤,管家觉得自己找到原因了。


————————————————

粉丝突破两位数啦,非常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我现在是不是应该臭不要脸地来个十粉点梗2333

再申请一张请假条:

由于lo主高三狗,学校一直在补课,虽然每天晚上都拿肝在写文但还是跟不上我发存货速度……所以从下一章开始更新频率应该维持在两到三天一章……吧……

总之lo主会尽力填坑的,坑在人在,坑亡人亡,要请小伙伴们多多包容啦~~o(>_<)o ~~

最后再问一下【话真多

扁鹊X庄周的CP是叫鹊庄还是叫扁庄,以及兰陵王X花木兰的CP是叫兰花吗,总感觉有点怪怪的……还请知道的小伙伴回复我一下蟹蟹qwq

评论(14)
热度(89)

© 幺月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