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月儿

生而为人是如此孤独

【半架空】我喜欢你 第三章

  • 内含cp:信白(主);扁庄;邦良;双兰;荆(男)高;貂蝉→赵云

  • 半架空世界观,江湖势力设定,没有诸侯国或中央政权的出现,如以刘邦为首的西汉势力设定为镖局

  • 感谢每一个点进来的你


第三章 【一壶漂泊 浪迹天涯难入喉】

    如此这般行过几日后,韩信打算走水路,沿京杭运河北上后转入黄河水道,一路向西即可抵达长安。水路虽然更为安逸便捷,但却更易遭人暗算,因此坐船赶路这种待遇可不是能经常享受到的。镖师又都是南方人,自小与水亲近,因此韩信此言一出便纷纷叫好。

  一行人在码头处租了一条船,与船老大商议好后便上船安顿。韩信站在舱门前看着水手和船员紧锣密鼓地做着出船准备,系岸的绳索被松开后远处却有一道白影掠过,数息之间已越过码头拥挤的人潮来到韩信面前。


 船老大姓赵,跑船已有三十余年,无论是与散客还是与镖局这种江湖势力都打过不少交道。看到这幽灵般闪现的白衣男子不由得心中一紧,难道碰上劫镖的了?

  但看上去却也不太像。这位威风凛凛的镖头看到这不速之客非但不警惕,反而展颜一笑,,一洗之前让人有些喘不过气的威压。两人上前相互行了个抱拳礼,便前后进了船舱。

  第一次见有镖局走镖的时候让外人跟着的。赵老板奇怪地看着两道消失在门后的挺拔背影。

  

  韩信包下一整条船,此时这条船上都是镖局自己人。镖师们两人住一个房间以便照应,庄周依然跟着韩信。

  走镖时带的行李不多,此行押的又不是什么大宗货物,只要看好人就行了。镖师们早就整顿完毕,都聚在狭窄的船舱里等着韩信开口好出去透透气看看水。当开门声响起时那使剑的瘦高个率先喊了起来:“总镖头——”

  话音未落便看见韩信站在门边并不入内,随即又有一袭白衣步入。他猫着眼仔细一瞅,不瞅不要紧,一瞅差点激动地晕过去。

  李白刚想和镖师们打个招呼,就看见一个稚气未脱的青年两眼发光,面颊泛红,身体僵硬,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他有些纳闷地转向韩信。

  韩信顺着他的目光也看见了,内心顿时一阵恨铁不成钢,赶忙出声:“常义不得无礼,还不去给贵客上茶!”

  常义这才如大梦初醒,脸色红如猪肝,“哎”了一声便一溜烟得跑了。

  “小子初出江湖,不懂规矩,还望李兄见谅。”韩信此时十分尴尬,估量着回去怎么整这小子。

  “无妨。只是不知韩镖头何时有空与李某讨论这桩生意?”

  “我大当家已同意?”

  李白点点头,从胸前掏出一封信,韩信拆开粗略一览便折起塞在身上,对李白拱手道:“既是大当家的点头,那在下则不可推脱。水上无事,李兄若愿意随时可来与我商议。只是李兄连日赶路想是已疲惫,不如歇息一晚之后第二天在做商量如何?”

  “如此也可。”


  韩信便招人给他整理了个房间领他入住。安顿完毕后他去厨房找常义,这小子正守在炉灶前等一壶水烧沸,韩信上去就给了他一脑壳。

  “哎!总镖头你打我干啥——”

  “我让你上茶,你还真来烧水?”

  “不是你让我——”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

  常义羞赧地低下头。

  “小子,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以后在外人面前给我注意点,别丢了我镖局的颜面,不然我就…”

  “就干啥?”

  “就让你去帮子房算一晚上的帐。”

  常义顿时一阵冷汗,“不不不总镖头我知错了,我一定改一定改…”不然大当家一定会杀了我的。


  教训完常义的韩信心情一阵舒畅。这孩子童年惨淡,好在天性坚韧,又肯用功,悟性也不错,除了有些顽劣之外倒也是个可造之材,韩信乐得多提点提点他。

  闹腾一番后已到饭点,船上的厨子端了饭菜到舱里,每样菜都试吃过后众镖师才开始用膳。

  “镖师走镖一切求稳,此等规矩也是祖辈上传下来的,还请李兄莫要见怪。”

  李白摇摇头表示并不介意,从腰间解下酒葫芦,向韩信举了举。韩信心下了然,开口道:“饮酒乃是镖师走镖之大忌,李兄今夜怕是要独饮佳酿了。”

  李白点头,又把酒葫芦系了回去,与众镖师吃完这水上平淡的一餐。

  

  明明走镖时外人在旁也是大忌。在旁立侍的伙计翻了个白眼。


  晚饭过后众人便早早地回房歇息。常义仍然难掩激动,拉着沈千鸿打算好好畅谈一番。沈千鸿虽不似他那般泼皮,但少年心性仍让他难以镇定自若,两人一起疾步回了房间。李白看着这两位年轻人激动的神色和他们腰间的剑,面色有些阴翳。

  韩信看见剑客骤然冷淡的脸色,心想这两小子真能给自己坏事儿。正筹措着如何找点话头,一旁的庄周骑着鱼晃晃悠悠地过来,扯了扯韩信的袖子:能去外面吗,鱼想去看看水。说罢向韩信扯起一个灿烂到让他感觉有些惊悚的微笑。

  这可不是请求的微笑。韩信眉头抽动一下,感觉这小子要搞事。

  李白却已站起来准备出船舱,韩信一看,也只好带着庄周跟出去。鱼奋力窜到船沿,兴奋地晃着尾巴,差点要一头栽下水,然后就给韩信一枪杆拍了回去。

  李白站在旁边看一人一鱼的玩闹,内心又泛起一阵空寂。月光被晃荡的河水打散,如点点碎玉漂泊,寒芒直扎进他的心里。

  他已多久没有如此鲜活热闹地生活过。

  鱼哔哔地叫了几声,委委屈屈地退回韩信身后。把这畜生收拾妥帖了,韩信才转向李白:“那两孩子年纪尚小,若有冒犯,韩信在此代为赔罪。还望剑仙大人不记小人过,莫要怪罪。”

  剑仙,剑仙。握着剑鞘的修长手指一阵收紧,最终还是无力的松开。他以为长安一夜后他再也不是那个欲上青天揽明月的青莲剑仙,这层桎梏却不轻反重,将他层层套锁在冰冷孤单的囚笼中。

  “无妨。”冰冷的口气,怎么听都不是无妨。韩信看他沉郁至极的脸色,心想就这两小孩儿应该还不至于把他气成这样,想了想常义给自己絮絮叨叨了几天的眼前人的传奇,内心有一丝明了。

  他定定神,抬头看了看天中皎洁的月亮,视线又转回剑客的身上。白衣被月色辉映,皎洁更胜月光。手间的三尺青锋虽被剑鞘包裹,仍和主人一样散发出浓浓的生人勿近气息。

  “李兄似有心事。”韩信改了称呼,斟酌地开口,有些紧张地等着李白的回应。

  较为平和的称呼让李白面色稍缓,内心有几分讶异韩信的察言观色;随即却又想通,生意场上的人,哪个不是鬼精。

  “无事,只是此物要有劳韩镖头了。”说罢他又掏出了那个木盒。

  韩信伸手接过,心里却有些失落,对方显然不想搭理自己,干脆只谈生意不谈感情,让他感觉一拳头打在棉花上。

  打开木盒,内里是一枚黄金打造的戒指。两只鹤交颈相依,修长的颈部向前蜿蜒再围住半圈,以便更好地修饰主人的手指,又以红宝石做鹤冠,更显富丽。无论样式,用料,还是工艺,都是华贵精致,夺人眼球。韩信想着剑客一身并不招摇的装束,再看这两只鹤相互依偎,身形玲珑妩媚,虽是器物也可见其中浓情缠绵。而他如此冰冷孤单,不像是已有归宿的模样,想必这不是他本人所有之物。

  “不知这是……”

  “我一朋友托我在中原打造并送到西域交付给他。”想到自己那位深陷情网的至交,李白的心情终于慢慢平复,但仍有一丝苦涩残留。

  他其实很羡慕他。

  韩信点点头,将盒子封好交还给他。“运送没问题,只是要等我将他,”头向睡着的庄周撇了撇,“送到长安,再返回江苏将镖师带回去之后才有空走李兄这趟镖,耗时甚多,不知李兄能否等得住?”

  “韩镖头肯帮李某这个忙,李某已是不胜感激,不敢再加以催促。”

  李白似乎又变成了初见时的陌生人,比起现在他片刻之前的憔悴和愤怒反而更让他更显真实。他给自己竖起屏障,不让人伤害,也不让人接近。

  天才的骄傲。韩信看着剑客对月而立的身姿,俊朗挺拔,飘逸绝伦,长剑傍身,凛然有剑气四溢。

 

  欲上青天揽明月。

  他本身就是明月。

  

  韩信心中又一阵瑟缩,这深入骨髓的孤独。


  二人一时无言。直到鱼不耐地转了两圈,韩信才想起开口邀他回舱休息。韩信出于礼节走在后面,在李白即将进舱的时候有些犹豫地开口:“有些事人力难为,不可强求。人生于世,但求无愧于天地即可。李兄剑法天下无双,所配之剑却轻简而不加纹饰,当是深谙兵器上的杂物过多则难以挥洒之理。”

  李白推门的动作僵住,猛然回头看了他一眼。墨绿的眼睛深不见底,韩信只觉被一把利刃刺中。

  李白一直到进房间都没再有任何动作。韩信在后看到他的脊背僵直紧绷,内心也是一阵焦灼。他戳中了剑客的心事,不知明日他将作何反应。

  他本不该说这话的。他有些懊丧地想。他应该维持一个生意人的冷静和克制,而不是越界对自己的主顾说这些过于多事的话。

  但他始终难以忍耐。李白的痛苦他都曾感同身受——他亦曾颜面尽失,骄傲和自尊被弃如敝履任人蹂躏践踏;亦曾孑然一身,形影相吊,如浮萍般浑噩苟活不知此生何寄。那些暗无天日的过往最终被镖局忙碌充实的生活遮蔽覆盖,而李白仍然在自己的道上苦苦挣扎。

  我应该帮帮他,韩信想。他不忍看一个不世出的天才如此年轻就夭折在自己的心障上,他值得一个更广阔的天地让他和他的剑肆意挥洒。他更不忍看一个人被这些本不必由他来承受的痛苦烧灼折磨。他本就应该像常义说给他听的那些传说中一样潇洒自由。

  那双眼睛。回房后韩信有些倦怠,他为自己今晚的失态而心烦意乱。月色下剑客阴影深刻的英俊面庞又浮现在脑中,临别时那一回眸的情绪重有千钧,韩信不敢妄自揣测,只求明日他不要翻脸不认人便万事大吉。

  不过西域人的眼睛真好看。韩信不着边际地想。月光灌进去,让他眸中的绿色流转,有了生气。韩信押过的最好的翡翠也比不上他那双碧眸的十分之一。

  难怪听闻北方胡风盛行,那些自西域远道而来的美貌胡女有些身价高的都隐隐然有和天下第一舞姬分庭抗礼之势,原来光是一双眼睛就值不少钱。

  一边的庄周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从鱼背上下来爬上床铺,裹住被子遮住半张脸,又向韩信露出了那种让他汗毛竖立的笑容,随后便在韩信惊悚的目光中沉睡过去。


————————————

沿用庄周背景故事一梦知天下的设定,睡着的他是信白最大的神助攻

评论(8)
热度(87)

© 幺月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