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月儿

生而为人是如此孤独

武侠是不死的,但世间终再无金古。

“书剑江湖惊五世,金古梁温余一人。”

最近一直在看《四大名捕》,现在看书时最大的念想就是希望“温巨侠”能再多吃几年。

舍友告诉我金庸先生离世时我刚开了一把排位,一会之后满网皆是哀悼消息。我对金庸先生的印象和喜爱倒不如我的父母作为粉丝对他的那般深刻,但数年前看《连城诀》时被开幕时主角身上极深重的痛苦和厄运惊吓至弃书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怎么作者就突然走了。

我对武侠题材虽爱极,但并未看过与自以为是的喜欢程度相符的那么多作品。金老的作品中,只在初中看过《倚天屠龙记》,不爽于赵敏的横刀夺爱和张无忌的怯懦,就没有再看其他。后来高中去看《陆小凤传奇》和《多情剑客无情剑》,沉浸在古龙恣意挥洒的江湖中无法自拔。现在大学里看《四大名捕》,在正邪森然的凶险斗争中找名捕们可爱的部分,不亦乐乎。

每个作者书里的江湖都是不同的,但写得都是同一个人间。武侠是成人童话,我一直都清楚为何我如此喜爱这个题材。不仅仅是古代中国刀光剑影的刺激和华丽,是因为我对我的生活如此无力,自己的人生灰暗一片难以顺遂,举目社会又满是暗疮,是这样的无力驱使我去想象去爱上那片善如恶一般分明,无论这一刻时局如何如何腐朽黑暗,总会有人持刀仗剑替天行道的世界。何况那书里的角色又是如此血肉分明,每一个都可爱得要命。

在kindle上下载了金古梁温四部合辑,随着兴趣随便翻看,怎料什么都没来得及,四分之三就都成无主之文了。许多悼念的人评论,“金先生去他的江湖了”,我不知自己该不该也这样祝愿。有江湖的地方便有纷争,可说不定先生就能真真正正地“笑傲江湖”?

武侠是不死的,武侠精神尤是。但世间终究再无金庸古龙。我可大言不惭地说自己从高中开始写作同人,到现在三年左右,期间怠惰无数光阴,可仍是越来越深刻地意识到,当初看书时无甚感触的句子,要从手中写出需要怎样的功力,遑论那些使我喜欢得抓心挠肺,拍案叫绝的段落。

写一个女子,好难好难把她写得好像赵敏或周芷若那样个性昭然。写一个剑客,更是永远也写不出第二个西门吹雪或叶孤城。我第一部完成度最高的同人连载就是武侠架空,拙劣的技艺写不出心中所想江湖亿万分之一的繁华。这几年也算在圈子里走了一遭,可无论所谓热度高低,无论码过多少心血来潮的脑洞,最初最初的那篇破败不堪,尚未完全完成的小说,仍是我最想修饰完成的作品。虽然看的书越多,越感觉到要完成那个故事是多么难。

望金庸先生一路走好。他已不在这个江湖了,但这江湖会永远记得他。

评论(10)
热度(9)

© 幺月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