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月儿

生而为人是如此孤独

【现代AU】大学生活真好 2

一个贺更,各位白色情人节快乐!
前文及设定戳tag

【二】
  “铠有女朋友了吗?”
  “弟弟你听谁瞎说的?”
  “我今天看见他和一个妹子在食堂吃饭。”
  “那个妹子是不是个粉粉马尾辫?”
  “你怎么知道?”

  李白放下手机,撑在床上撩起床帘一角。

  三,二,一。

  没等到回复,韩信有点奇怪,转了个身抬头看对床,发现李白也撑在床上往自己这边看过来,并且笑得非常贱。
  韩信只感觉脖子一寒,马上把身子缩回去,决定不继续和这个不知道又按到什么开关的浪逼交流。但手里的书还没翻开,手机又震了震,韩信拿起来一看,李白的消息。

  “叫一声哥我就告诉你这个八卦,弟弟考虑一下?”
  “滚!”

  韩信翻个白眼,手机调到静音放在旁边,开启学习模式。李白躺在不透光的床帐内,看到对话框里跳出来的那个“滚”字,轻笑一声,手指在屏幕上飞快滑动起来。

  于是韩信打个哈欠关掉台灯之后,在手机上领略了一段惊心动魄的风花雪月。看完李白的几十条消息后他心有余悸地咽咽口水,想着他们仨的关系可真玄幻就上了床,梯子爬到一半才想起来,这种事李白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假的吧,编故事骗我?”

  消息发出去,韩信才后知后觉,这个点李白应该已经睡了。他便把手机放到枕边,按下锁屏键的前一秒,新消息提示跳了出来。
 
  “都是真的啊,我怎么会骗弟弟呢嘻嘻~”
 
  韩信一阵无语,他完全不想理会那两个字的称呼,但好奇心总是难以按耐的,他犹豫一会,终于给李白回了消息。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和铠哥的情敌是高中同学。”

  韩信盯着消息看了几秒,疲惫而信息量爆满的脑子只能感叹李白这双面间谍做得实在是太不要脸了。还没感叹完呢,突然浑身一抽额头一痛,他瞬间惊醒过来,发现自己是是举着手机睡着了被砸了脸。韩信郁闷地揉揉额头,这时李白又来了消息。

  “想睡就早点睡啊弟弟~”

  滚吧,谁是你弟弟。韩信撇撇嘴,手机往枕头边一丢就打算闭眼,眼睛闭上的前一秒,逐渐变暗的屏幕又突然明亮,他只得又吧手机拿过来。

  “弟弟晚安~”

  韩信没好气地把手机摔进枕边的衣服里,再一次告诉自己,再搭理李白自己就是傻逼。

  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卖了个干净的花木兰正在挤晚高峰的地铁,准备去七站路之外的另一座大学,找她同样被李白卖得裤子都不剩的男朋友,给他一个爱的惊喜。
  事到如今,在球场上以一敌百气势恢宏的花木兰在想到“自己有男朋友并且他还很棒棒”这件事的时候还是会害羞地双颊飞红,所以这在她的交际圈里已经不是个秘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大家总认为她的对象是个学弟。
  就算铠(被他们吹得)天下无敌,那也是个学弟啊。对小孩子从来没有兴趣的花木兰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的时候,胸都快笑掉了,但很遗憾双方当事人都没能阻止谣言的扩散。她曾经试图就这个问题和铠认真讨论,但让她震惊的是铠根本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对话全程在花木兰的疯狂暗示和铠的莫名其妙中进行,气得无功而返的花木兰想撬开铠的脑子看那里面到底少了什么东西。
  不管怎么样,球是不能不打的。于是花木兰决定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一如既往地和铠进行事业上和平友好的合作,一时间,谣言和他们之间的友谊一样,每天都比前一天更稳固。

  地铁报站的声音让花木兰回到现实。她抓紧时间跟着人群挤下地铁,又用同样的艰难挤到出口,离开,去不远处的大学。
  用手机发了两条消息,走到大学门口,要找的人正赶出来。穿了件花木兰没见过的长长风衣,清秀俊逸的脸上写满惊喜和焦急。
  “你怎么来了?”
  “我来了你不高兴?”
  她娇纵地挑挑眉毛,像在赛点时要挥动最后一杆。
  “不……我当然——”
  未说完的话被拥抱打断。兰陵王接住扑进怀中的柔软身躯,识趣地闭嘴,紧紧相拥了好长一段时间后,才恋恋不舍地分开,擦擦少女额头因风尘仆仆沁出的薄汗。
  “好饿,请我吃饭啦!”
  花木兰哼声说着,拍掉额头的手,双颊泛着和发色如出一辙的樱粉。这座城刚刚入夜,每一座散发着暖黄光线的路灯都让她想起他们之间最开始的那个晚上,温暖得像个梦境。
  “走吧,你想吃什么?”
  而眼前的人,正是因为自己才会这样微笑。每思及此,花木兰心中的骄傲不亚于带队拿了全国冠军。她偎过去,掐了一把旁边的呆子。
  “随便啦~”
 

评论(3)
热度(55)

© 幺月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