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月儿

生而为人是如此孤独

【字母三十题】2.在能被他人看见的地方留下吻痕/咬痕

原皮,峡谷,短小拉灯预警


【2.在能被他人看见的地方留下吻痕/咬痕】

  李白突然喜欢咬他,无论他们有没有云雨。

  韩信伸手去探刚被啃了一口的脖子,哭笑不得。

  “你这样我还敢让你帮我束发么?”

  “你敢让别人给你束发?”

  李白打开他的手,撩起自己给他束起的长长马尾,让自己刚留在他颈侧的齿印不被遮挡地呈现在眼前。新鲜的咬痕,就卡在震动的血脉上,随他的呼吸变得愈发鲜红,李白满意地用指尖摸了摸。

  “嗯……”真像个猫似的,韩信思考着怎么说才能不又惹着李白发脾气。

  “怎么,就把你咬痛了?”

  身后李白懒懒的声音传来,细听还有点嫌弃。韩信一阵无奈,转身制止他继续动手动……嘴。

  “怎么突然喜欢咬我了?”韩信说着举起手,姿态里带着点矫揉造作的委屈,把虎口处的另一枚咬痕递到李白眼前,这是他三天之前弄上去的,相似的印记他左锁骨上还有一个,那回可真把他咬得有点疼。

  “那你知道为什么,我写完诗以后要盖章?”李白浅浅地笑起来,眼神还落在韩信脖子上没被衣领和辫子遮住的红痕上。

  韩信愣了一下,随即也笑开了。

  “你对我和他们没有信心啊?”韩信笑着去揉李白的后脑,棕发软软的,贴在手心里特别舒服。

  “字画不会跑,你会啊。”李白却哼一声,眼神都冷了下来。韩信看得心一惊,恋恋不舍地揉了最后两下就停手,把突然闹别扭的剑客拉过来抱抱顺毛。

  怎么这么缺乏安全感呢。韩信心疼地叹气,决定以后对他再好一万倍。


  韩信口中的“他们”最近都觉得,日子不太好过,眼睛非常不舒服。

  “想不到李兄居然是这样的人!”

  苏烈如是说。

  辅助是被视觉污染的重灾区,尤其是进攻性强,适合跟着打野游走抓人的辅助。一日峡谷日常对战,苏烈绿着脸心不在焉,目光一不小心撞上敌方东皇太一,对方立刻回以幸灾乐祸的眼神。

  武后在上,没有人愿意长时间近距离观察别人身上的吻痕这种东西的,还是在脖子上这种无比暧昧的地方。一场对战下来,头晕脑胀的苏烈感觉自己都能记住李白的牙齿长什么样。

  于是在第二天,组队的时候又看见韩信跃跃欲试地向自己招手,苏烈默默把召唤师技能换成了惩戒。

  “我打野。”

  韩信:???


  李白近来的小嗜好确实给自己带来了一些甜蜜的小烦恼,韩信想。虽然他觉得那都是可悲的单身狗的妒忌,但找不到队友打比赛确实有点麻烦。

  不过……和李白比起来都是小事啦。韩信绷起身子,承受李白又一记新的啃咬,这一回他咬在下颌靠近耳朵处。啃在骨头上总要疼些,但当李白温软的舌头舔上去,韩信不但感觉不疼,甚至开心地想干点什么。

  “你知道的,”韩信搂住身旁的人,充满暗示地开口,“我最近……很少上场,所以……”

  “所以精力无处发泄,要憋出火气了?”李白当然懂他的意思,也知道是什么把他的上场率突然拉低了这么多。显然韩信自己也是知道的,但看起来他也乐在其中,李白对此可谓相当满意。

  于是满足一下韩信的需求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唔……”

  情事初歇,李白正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脖子后传来的刺痛十分大煞风景。虽然不是很疼,但李白还是闭着眼,摸索着在韩信的手背上抓了一下。

  剑客的手指甲永远修理得很好,短而圆润,像精致的贝壳,挠人根本不疼,但韩信感觉自己一整只手臂都酥了下去。他克制不住地微笑,在李白脖子后自己刚咬出来的齿痕上亲了亲,权当安慰。

  哎呀,这下队友们要承受双倍的伤害了呢。

  他毫无愧疚之意地想着,心满意足地抱着李白睡了个好觉。

评论(7)
热度(159)

© 幺月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