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月儿

生而为人是如此孤独

【信白】杯莫停 04

前文及设定戳头像



【四】

  “我想知道,他们要的是我还是我带来的东西,所以——”

  李白重重呼出一口气,比起欺瞒,显然坦白让他感到更加轻松。

  长恭说得对,也许自己真的不适合这个江湖。

  李白在心里苦笑,端起酒杯欲饮——他敢看韩信的表情——却发现杯里已经滴酒不剩。

  哪怕醉到不省人事,他喝酒的时候也几乎从不让酒杯空下来。他懊恼地去拿桌旁的酒坛,却被韩信喝止。

  “还喝?”

  “……”

  他便把手缩回去。

  “先想想怎么把尾巴甩了。”

  李白有些讶异地抬头,却见韩信神色仍是一片平和。

 他怎么一点也不动怒?

 李白叹气。此时韩信对他来说,比那神出鬼没的西域幽灵更难以看透。

  “抱歉。我——”

  愧疚的低语被陶器碰撞的闷响打断。李白怔怔地看着韩信将他杯里的清茶倒给自己一半,然后向自己举杯作邀。

  呆愣半晌,李白才掐起杯子,在韩信的注视下一饮而尽。民间粗制的寡淡茶水,他喝下肚却如饮烈酒,烧起无数难言滋味。他伸手揭开船帘,沉寂江面一望无垠,点点亮银月光从眼前闪烁到天之尽头。看不见的黑暗远处,有群山绵延起伏。粘稠深重的夜色中,他清楚地知道他们应该去哪里。

  “跟我走。”

  陶杯底与木头桌面磕碰的声响刚起,方才执杯的人已不见。韩信看看尚未停止轻晃的麻布船帘,提起枪,深吸口气,身影一晃便随李白跃出船舱。


  登萍渡水的绝顶身法,在李白面前简直成了扎马步似的基本功。韩信的目光和脚步都紧随面前不远处那衣摆翻飞的白色身影,月光淋在他背后,给他镀上层剑刃般锋利的银光。韩信自认轻功不差,但要在水面上奔跃如此之远,也不得不全神贯注于调度内息,不敢松懈分毫。可他面前那个锐利的背影,却显得如此自在逍遥。白色衣袍随风翻动,给李白矫健利落的身影更添一层不可捕捉的洒脱,和难以言说的落寞。

  韩信暗叹口气,定住心神提速跟上李白的步伐,不再想其他。二人在江面疾驰约一盏茶时间,韩信突然隐约听见喧嚣水声。再过半柱香,一片犬牙差互的河岸石滩突现眼前。耳边瀑布沸腾,韩信眼神一暗,犹豫数秒后终是脚步不停纵身跃上,落在李白身前。


  李白看他的眼中闪过赞赏,却很快被更深沉的复杂情绪盖过。韩信毫不遮掩地凝视月光下李白毫无防备,清澈如婴儿的双眸,愈看心里愈是叹息。

  这样剔透的人,如何能在江湖的血雨腥风中侥幸偷生?

  “壶口。”李白侧身结束对视,看向大江消失的尽头,震耳欲聋之声的来源。半张面目隐在月光照不到的地方,韩信几乎想伸手将他拉出黑暗。

  “几年前,我酒后乘舟夜游黄河,无意中发现这里。后来我在此悟道,青莲剑法终成。”

  李白以一种凭吊历史的口气缓缓诉说,而韩信已经快想象到那个该载入武林青史的月夜。风流剑客酒后买舟,夜泛于黄河,一时兴起而跃出船舱,在空无一物的江面上恣意奔跑,误打误撞来到这壮阔的瀑布,感于大河气魄,拔剑而舞。青莲剑锋被天地江月的灵气锤锻,终成一个傲视武林的白衣剑仙。

  而那一夜的他,又该多么好看。韩信不由自主地想下去,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目光在李白身上停留过久了。习枪二十余年,他深谙武学习至上乘,一出手即给人不凡观感。枪乃百兵之帅,而剑为兵中君子,李白这样的人,用青莲这样的兵器,在万物沉寂的江上明月夜醉酒而舞。这黄河间无声的种种,曾饱览了多少人无缘相见的绝妙风景。


  “重言?”

  语带疑惑的低唤,是李白在叫他回神。韩信这才如梦初醒,刚定下心神却又撞进那两汪深碧寒潭。瀑布飞溅的水珠濡湿他的面孔,月光下他甚至可以看见细小水滴沿着他俊朗深邃的五官滑落。

  “……”韩信摇头示意无事,空着的左手虚握握拳,又缓缓放松。

  “你跟我下来。”李白没有在意自己的异常反应,这让韩信松了口气。但下一秒李白牵住了他的左手手腕,武者最为重要的门户被把控于他人之股掌,韩信一颗心顿时提起收缩,随后却开始急促而无规律的狂跳。这让他一时愕然,心跳声从胸膛震到耳边,响得韩信怀疑李白都听见了。然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仍没有丝毫反应,只是又拉了拉他的手腕催促他快点跟上。韩信这才仿佛找回了自己的身体,亦步亦趋地跟随李白爬下陡峭的岩壁。

  “我先下去,你往下跳就行。”

  韩信不知道他们下了多少,从一开始他就感觉自己的脑子很不对劲,他甚至已经开始放弃思考。他身子向后倒,碍事的长枪被李白拿着,四肢都支撑在岩石上防止滑落。李白松开了牵住他的手,这让他的手腕感到一阵强烈的不适。随即一声不大不小的落地声传来,是李白故意用力砸地来给他指明方向。而他竟然也什么都没想,只松开手脚,往声响传来方向轻轻一跃。

  李白和月光一同接住了他。



评论(12)
热度(35)

© 幺月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