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月儿

生而为人是如此孤独

【信白】杯莫停 03

江湖武林AU,镖师信X剑客白

催更催出来的一(过渡)章

 

【三】

  有悖常理。韩信想。他摸摸插在马鞍旁的三角小旗,指腹抚过金线绣的“韩”字,将背后背着的长枪横到身前。

  这剑客的一切都有悖常理。

  奇怪的来历,奇怪的马,奇怪的出现时机,奇怪的委托,奇怪的反应。

  勿宁说可疑。

  韩信正细细思索这趟镖的来龙去脉——这本是接镖前就该做的事,果是喝酒误事——不远处却突然传来一声悠长马嘶。

  韩信勒住马,近乎目瞪口呆地看着李白那匹半截入土的老马颠哒着蹄子向自己跑来。而更令他瞠目结舌的是,自己的坐骑竟主动迎了上去。握缰的左手紧了紧,最终还是没有打断坐骑从未有过的抗令。

  就像他明知此行暗流涌动,还是负枪只身上路。

  韩信叹口气,看着从身后窜出来把老马揪走的李白,真不知该作何反应。

  他只知道,朱玄又要多劳累了。

  “你什么都不想知道吗?”

  “……”

  韩信不说话,只摇头。李白被发梢扫了一脸,撇过头使劲抹一把,又讨好似地把下巴搁在韩信肩膀上,嗡着嗓子小心翼翼再问一遍。

  “太白——”韩信似乎在叹气。

  “重言?!”

  “你压着我头发了。”

  “……”

  “你闻到了吧——”

  同骑一盏茶后,李白再也憋不住这莫名其妙的诡异气氛。一番艰难地取舍后,他决定向韩信部分坦白。

  你一定闻到了,但是你就是不问。李白想象着韩信漠然的面无表情,有些咬牙切齿。

  “你不说,我怎么问。”韩信突然扭头,李白匆忙直身把下巴移开,一抬头就撞见一双盛满无可奈何的深棕眼眸。

  “你有你的生杀,我只管护镖便是了。”韩信转回头时似乎又叹了口气。李白半晌没回过神——那双眼中的情绪,居然如此……如此温和。

  “你不生气嘛……”话音未落,李白后知后觉说了不该说的,悔得几欲咬断那万恶之源。眼前却突然一红,密密麻麻带着些微刺痛的瘙痒又糊了一脸,他只得后倾上身躲开随主人摇头的动作伤人的马尾。还没来得及摸摸脸,一阵即将坠落的失重感猝然涌上,他不得不伸手抓住韩信腰间的衣物,以防自己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骑马摔死的剑客。

  “生气。”韩信感到腰间传来的抓力,再度甩动缰绳,双腿用力一夹马肚,抓住自己的手便又加了一只。他勾起嘴角无声微笑,笑自己今日竟如此荒唐。

  “你真的不是魔种吗。”

  急速奔驰带起的风把韩信的声音冲得凌乱模糊。李白双臂箍着他的腰,正迫不得已在他背后蹭脸止痒,闻言有些讶异地抬头。待听出韩信话中笑意,他一时竟不知该愤恼他故意戏弄自己,还是该庆幸他没有真的生气。

  “我不是,你才是——”

  李白怕话音被风冲散了,嘴唇几乎贴上韩信耳朵才说话。看韩信不自在地偏头躲避,耳廓变了颜色,也绷不住大笑出声,笑声中多的是男人间的心照不宣。呼吸尽数呵在颈侧耳后,那是多大的风都吹不散的热度。

  疾驰至市镇门口,二人翻身下马,韩信牵着朱玄去了马厩,向伙计付了一个月的看护银子。一切妥当后,他欲往码头行去,却见李白又去找了小二念叨。

  “我跟伙计说了,若是日后有匹红棕色的老马来此,也得好生招待着,费用都算在你那锭银子里。”

  不等韩信来得及说什么,李白已将方才的自作主张和盘托出。

  反正你也不会问的,那我就自己告诉你。

  李白笑笑,压住心底越来越沉的一角,对韩信眨眨眼,拉着他离开闹市。

  “你走水路?”

  李白看看眼前繁忙的河流码头,又看看镇定自若的韩信,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水路没有外人想象的那么危险,”韩信却显得十分驾轻就熟,按着李白的肩膀把他推上船,“何况骑马太慢了,一锭银子可养不起两匹马。”

  “……”

  我绝对是脑子进水了才会相信他。

  李白揭开船舱的窗帘,看看船后时远时近跟着的另两条小船,坐回去看韩信的眼神几乎抓狂。

  “你——”就是这样拿两条人命一件首饰和镖局的信誉开玩笑的?

  “嘘——,”韩信好整以暇地举杯,以茶当酒碰一下李白的杯子,“要么把事情全部告诉我,要么一起去江里喂鱼,太白觉得如何?”

  “……”李白定定地看韩信饮茶,目光灼灼像是要在他身上扎出两个洞,把这人由外到里彻底看个透彻。

  “我算是知道,大汉镖局短短十年就成如此气候的原因了。”

  李白端起酒杯,仰喉一饮而尽。辛辣的酒液从胃里直冲头顶,盖住满心酸涩。

  “如此,详情听说。”

评论(9)
热度(40)

© 幺月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