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月儿

生而为人是如此孤独

【现代ABO】演员 14

接受审判吧!

带瑜亮,您的好友【毒舌心机智商非人亮】已上线


 “好久不见。”

  诸葛亮翘着腿,靠在椅背上,对从李白的拳头之下悠悠转醒的犯人挑起一个微笑。

  “……”

  犯人没有看他,而是看向坐在他旁边满脸阴沉杀气的花木兰。

  “好久不见,”他嘴角勾起嘲弄,“花哥。”

  花木兰只是冷冷地看他,不出声。诸葛亮不让她参与此案,她没有资格对他进行审问。她坐在这里,只是来充当引起犯人情绪波动的道具。

  “我一直觉得,”诸葛亮气定神闲得根本不像在审讯,“你还算是个挺聪明的人。”

  “你已经抓到我了,”犯人微垂着头,吊着眼睛和他对视,右眼下的那颗痣隐没在阴影里,“还在废什么话?”

  “别明知故问,”诸葛亮抽出卷宗,翻到眼前犯人的资料,“即使你不说,那五个打手也跑不掉,你在浪费为你自己减刑的机会。”

  “难道你希望我减刑?”犯人笑起来,像是听到一个新奇的笑话,“我才把你最得力的下属搞成这个样子。”

  “我不会因为这个对你产生什么私人的情绪,”诸葛亮嘴角微挑,事情正沿预设好的轨道发展,“当年的事情,是他自作主张。”

  “我只是让他去做线人,并没有让他去欺骗一个Omega的感情。”

  “你只是担心他把自己折进去,”犯人微眯了眯眼,打量眼前这个全凭智力坐上这个位置的Omega队长,“别这么假惺惺的,警官。”

  “看来你是不愿意配合了,”诸葛亮故作遗憾地挑眉,“或许见一个人你会更有说话的欲望。”

  

  李白刚迈进审讯室的门,就感到一束毒蛇般的目光咬上自己。他略一停顿,把门关好,坐到那张大长桌空出的第三个位置上。

  “仔细看看,”诸葛亮点着手指,指尖在木质的桌面上扣出单调沉闷的节奏,“看看自己和人家差在哪里。”

  李白默不作声,没有诸葛亮的示意这里就轮不到他说话。他明了诸葛亮把自己叫到这里的目的,他的作用和花木兰是一样的。

  “……你现在应该在医院。”

  犯人哽一下,喉结缓缓上下滑动两个来回,才哑着嗓子勉强说出一句话。他控制不住自己死死盯着李白,目光锋利如刀刃,要把他寸寸凌迟。

  李白平静地注视着对面被拷在桌子上的犯人。他无法形容对方看自己的眼神,嫉妒,怨恨,甚至还有杀意,说要把自己生吞活剥都太轻了。

  只不过,他心里的怒火,根本不会比对面那人的妒火少分毫。

  “他是人证,”游戏渐进高潮,诸葛亮轻笑,眼里是志在必得,“在你上法庭的那天,他会出庭作证,把你送上刑场。”

  “无论是死是活,你都输得一败涂地。”诸葛亮挑眉,满意地看见犯人眼里一闪而过的愕然,他知道他正努力分析自己说这些话的目的。但实际上,以诸葛亮的身份,他根本没有必要来审讯他,甚至这场审讯本身都没有进行的必要。只要证据确凿,没有嫌疑人的口供也可以结案。至于那些从犯,诸葛亮更是知道以这个人的性格是不可能乖乖供出他们的。

  “审他没有意义。”

  在这之前,花木兰就曾这样告诉他。

  才不是来审他的。

  诸葛亮含着讽刺笑意的眼里闪过一线狠厉。

  除了他之外,所有让周瑜焦头烂额的人和事都应该消失。

 

  “如果我没来,”李白开口打破沉默,盯住犯人形状妖冶的双眼。他能感到愤怒在眼底燃烧,他相信对方看得见,“你想对信做什么。”

  我的天,诸葛亮写的台词真是太恶心了。他跑偏地想着,否则他怕自己根本抑制不住心底冲上去把那个混蛋揍倒在地的冲动。虽然他也有一点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但他是绝不可能这样称呼韩信的。

  否则他们两个一定会抱在一起吐。

  “和他结合,然后再杀了他,”犯人了无畏惧地看着李白深碧的眼眸,那里燃着一团火,无时无刻不想把自己烧成灰烬,“不然我为什么不叫打手打断他的手脚?”

  他低笑一下,满意地看到李白眼里的火更旺了一些。

  “他不可能和你结合。”李白让自己保持冷静,但听到另一个Omega如此直白地在自己面前对韩信宣示占有欲,他仍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和些许妒意,尽管他明知自己根本没有必要吃醋。

  “没有哪个未结合的Alpha可以抵挡Omega的催情信息素,”犯人侧侧头,白炽灯下,那颗凶险的痣就像滴落在白纸上的血滴,“你的信——”

  他顿一顿,好不容易抓回来的主动就又荡然无存。

  “——当然也不例外。”

 

“在我找到你们之前,你也是觉得不可能会有人来打断你。”李白压下心底的惊讶和往旁边瞥一眼的冲动。所有的对话都按诸葛亮安排好的轨道运行,他甚至怀疑他连犯人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表情都算好了。

他随即几乎悚然地发现,他自己也全身心浸入到这事先写好的剧本里。他的一切情绪,都随剧本情节的发展而波动。愤怒,妒忌,痛快,明明都是他自己的真实情绪,此刻却由于被诸葛亮安排而笼罩上一层让他惊惧的迷雾。他定定神,像一位与角色融为一体的演员,努力扮演好他自己。

他深吸口气,带着报复的快感,像仇敌发出最后的致命一击。

“如果你们有结合的可能——”

  “那他为什么连气味都不给你闻!”

  

  猝然拔高的音量,突然锐利的眼光,直接扎进犯人内心最深处。李白淡然了脸色,看他瞬时扭曲起来的歇斯底里。他站起身,对诸葛亮做同样也是预演好的辞行。

  “诸葛队长,”他不知不觉急切起来,但他竟然已分不清这是他自己的急切,还是诸葛亮要他此时感到急切,“我要先去医院。”

  “感谢您的配合,李先生,”诸葛亮也站起来对他微笑一下,李白同样已分不清这是诸葛亮自发的出于礼貌的微笑,还是剧本中又一个他安排好的桥段,“我们的警员会送您过去。”

  李白便拖开凳子,和同时退场的花木兰一起走向那扇紧闭的铁门。他的手刚握上门把,人突然停下。

  花木兰疑惑地看他一眼。她一直心不在焉,李白这乍一停顿才把她拉回现实。

  她看到李白又转回头,眼里的讥讽,像手枪上的反光一样冷,一样让人心生惧意。

  “我只能告诉你——”李白微动嘴角,往日风流迷人的笑意,现在俱成伤人性命的刀刃。  “他很香。”

  说罢,他大力拉开门,和同样心急如焚的花木兰一起,头也不回地离开。


评论(34)
热度(215)

© 幺月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