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月儿

生而为人是如此孤独

【现代ABO】演员 13

Kidney weak,don‘t want to drive a car,but have no chance

尤其是国乒搞事情,虽然不算是国乒粉但还是心疼那个不会打球的胖子和他的傻徒弟们,果然不可能所有官都和这文里的警察们一样和谐的……

潜台词就是这文有车

对了,那个人真的谁都不是,只是一个连名字都没有的龙套而已,这章这样子应该把他和信信和花花的渊源写清楚了吧……



  “十年不见,”那人的指尖从韩信的下巴开始,沿嘴唇,人中,鼻梁,眉眼,无比缱绻地流连,“你还是没怎么变。”

  韩信依旧平静,对他的狎昵无动于衷。

  “是不是没想到,我还敢回来?”那人轻笑一下,眼底闪过一些自嘲,“我也没想到,都十年了,整整十年——”

  “我还是这么想你——”摩挲韩信眼尾的手指回攥成拳,砸在上一秒指尖爱抚的位置。

  “十年——”他钳住韩信的下巴,迫使有些神志不清的人凝神看着自己,“你有没有想过我?”

  “……”韩信的左眼被他打得睁不开,半眯着的右眼里,竟掺着让行凶者更加歇斯底里的同情。

  “别这么看我,重言——”刚刚才予以他痛击的右手展平了手指,掌心轻柔地贴住泛起青紫的皮肤,“你明知道,我们都最讨厌别人的这种眼神了。”

  “那些人,”韩信沙哑着嗓子开口,满嘴的铁锈味让他讲话又更吃力了一分,“是你找来的。”

  “是我找来的。”那人毫不在意地承认犯罪事实,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满,“为什么要明知故问?我已经让你猜到是我了。”

  “因为你——”韩信攥紧了一直插在衣兜里的右手,眼神略过一丝狠意,“找错人了。”

  那人怀疑地顺着韩信刻意引导的目光转头向下看,发现他的右手藏在外衣口袋,且隆起一部分,像是握着一个什么东西。

  而当他惊怒交加地将左手伸进衣袋里搜寻,得到的只有手腕上一抹冰凉。

  “他们确实搜走了我的两个手机,”韩信艰难地喘口气,“你太多疑。”

  “……”那人缓缓抬起手腕,定定地看了两人铐在一起的手腕好一阵,才慢慢转回头重新面对韩信,“到现在你还是想抓我。”

  “我以为你有了Omega之后性子会柔一些,还是和当年一样倔。”他轻笑,满意地看到韩信双眼猝然瞪大,心底却像捅进一把淬了毒的尖刀。

  “很奇怪?我能在他家附近等到你,当然知道你们的事。”他用自由的右手解开韩信衣领的扣子,手滑向他的锁骨,“我只是好奇,为什么你们没有结合?”

  手指朝下,抚在他的胸膛,那里有力结实的肌肉正死死绷紧。作为一个肋骨折断的人,他不可以也缺少能力去动用那附近的肌肉。显然,他终于找到了韩信的弱点。拳打脚踢,流血受伤都不怕,却为他的一句话而开始紧张。

  他仅仅是提到一下那个Omega。

  他眯了眯眼,原本就狭长的眼睛更显阴森妖邪。带着戒指的无名指缓缓向下按,他能感到嫉妒的毒火正疯狂灼烧他的每一块血肉。

  “还记得它吗,戒钉,当年你最喜欢用的小玩意儿之一,你还拿它揍过两个想对我动手动脚的Alpha。”说着回顾往昔的温情话语,他却再也造不出笑容。看韩信因疼痛而冒出的细汗和他隐忍地抿紧的唇线,他的眼神冷得像块冰。

  “痛?”

  “这和你给我的痛苦比起来——”手掌抬起,阴毒地镶嵌在戒环上的小钉子离开韩信的皮肤,伤口血流如注。而他只是瞥了一眼被鲜血浸湿染红的衣物,就面无表情地挪动一下手掌,再一次用力按下无名指。

  “又算得了什么——”

 

  “我搜罗了一些你的消息,”心痛得让他感觉呼吸都困难,排演过成千上万次的台词仍流畅地吐露,“这十年过得很不错啊,警察先生。”

  “你知不知道,这十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心脏发病般地狠狠抽搐,他不动声色地掩盖所有弱势,手掌抬起又第三次按下。

  “你——”疼痛让韩信不可能完整地说话,但他仍极力缩短中断的时间,“拿什么请打手——”

  “我告诉你,你又不会心疼我。”他顿顿,发现韩信的眼里除了疼痛和忍耐仍没有别的情绪。心已经痛到麻木,他微微闭眼,再睁开时,眼中抹上嘲弄。

  “不是每个老板都会看通缉令。”

  明知毫无可能,为什么还要在意自己在他眼里的形象?

  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自己还想让他知道自己和那些自甘堕落出卖身体的Omega不一样?

  他抽出手掌,移到近前,看韩信的鲜血从钉子处滴落,顺着掌纹流下。

  “你以前跟我说过,人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他突然低笑。唯有回忆那些往事的时候,他的眼底才会现出一些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温柔,“我从来都很相信你的,为什么要骗我?”

  “为什么不告诉我,不是所有事情都是人能自己掌握的?”

  他猛然握拳,那枚沾满韩信鲜血的钉子就深深扎进他自己的掌心。

  “你知不知道,那天我看见你和那个女人穿着警服,和你的同事站在一起,拿着手枪和警棍到处搜捕我们的兄弟的时候,我心里是什么感觉?”

  “我们一起看了那么多电影,笑那些条子都是傻逼,”他缓缓张开手掌,看着那个血肉模糊的伤口,感到一股歇斯底里的快意,“我怎么想得到,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你这样的卧底——”

  “我还真的以为,你死都不肯和我结合,连信息素都吝啬得不让我闻,真的只是因为帮里的规矩,”他微微起身,抱住韩信,将毫无反抗之力的他抱坐起来,头搁上他的肩,凑近他颈后的结合腺,像他们从前无数次的拥抱一样,“我那时都不敢告诉你,我想闻你想得快发疯。”

  “你到底是什么味道——”他一字一句,温热的吐息尽数喷在韩信腺体那块薄薄的皮肤上。

  “过了十年……我终于要知道了。”

  满心如坠深渊的绝望中,腾起几点飞蛾扑火般的欢娱。他凑近,张开嘴,虎牙卡上韩信的皮肤。

 

  牙齿下一秒就要刺破皮肤,却被韩信突然紧绷的身体阻断动作。他略一迟疑,耳畔已响起韩信沙哑的低声嘶吼。

  “走——”

  他如遭雷击,情色的动作卡在临门一脚,再也进行不下去。他知道突然多出来的那个人是谁了。

  那是在韩信心里,他永远,永远,永远都比不上的人。

  

  一拳头砸晕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Omega,李白把他从韩信身上扒下来扔在一边,手忙脚乱地扶住韩信不让他倒回地上。

  “你——”他惊惧地抱着他,“怎么……你……”

  “我没事……”韩信虚弱地笑,勉强睁开的半只眼睛里闪烁着骄傲,“你怎么——”

  “别说话了——”李白心痛地呵斥,颤抖着手擦去韩信脸上糊住眼睛的鲜血,这才想起来打120。

  “喂……120,这——你别睡——”李白看见韩信缓缓闭上眼睛,吓得手机差点没拿住,大叫的尾音都染上一点哭腔。

  “别怕……”韩信又睁开眼睛,他本来打算等救护车来时休息会,不想差点吓哭一个,“没事……”

  “……”看着眼前人的惊慌失措,韩信扯扯嘴角,费力地凑过头,冲手机报出具体的街道地址。

  “伤到哪里?我带你去外面——”听到医院已经出车,李白挂掉电话,把手机随手一放,也不知道放到哪去。他扶着韩信,动也不敢动,怕一个不慎又给他添了新伤。

  “等吧……”韩信眯了眯眼,话都说不大声,李白盯着他半张不张的眼皮,感觉心脏正极速下坠。

  “你亲我……就好了……”韩信轻笑一声,打算耍个流氓让他安点心,结果又扯到胸口的伤,痛得倒抽好几口冷气,还得注意着不牵扯到肋骨。等他勉强控制住呼吸和表情,李白才小心翼翼地贴住他的唇吻下来。

  只是他的呼吸也是紊乱的,不成节奏,柔软的唇轻轻重重,毫无章法地尽力抚慰自己。韩信心底涌起甜蜜的无奈,微转转头,蹭蹭他被泪水打湿的唇。

  “我没事……”韩信想抱他,把他抱在怀里,揉着头发安慰,只恨自己实在不得动弹,“再报个警……”

  “……好……”李白抽下鼻子,暂时转移了注意力,去摸不知道被扔在哪里的手机。

 

  “什嘛?!”

  露娜蹭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打翻了孙悟空刚给她买的咖啡。

  “……知道了,我们马上来——”

  “怎么了?”

  花木兰斜倚在旁边,看孙悟空委屈地抽出纸巾给她清理办公桌。

  这凝重的脸色,是接到什么大案要案了?

  “韩队被蹲了。”

  露娜担忧地抬头对花木兰说,眼中还有一丝困惑。

  “哈?”花木兰惊奇地站直身子,“精得跟鬼一样,还有人能蹲他?”

  “……”露娜一时无语凝噎,心道老姐你怎么是这个反应。想了想,她把李白多说的一句略显奇怪的话也告诉了花木兰。

  “李白还说,韩队拼死拷住的那个人,右眼有颗痣。”

  然后她就看见花木兰瞬间变了脸色,抬手把孙悟空揪回办公室。不过一分多钟,她就带着七八号全副武装的刑警匆匆出门。

  一个队全员出动。

  露娜叹了口气,祈祷韩信平安。

  任职这么久,她还从没见过这个阵仗。



最后差点写成全军出击

评论(28)
热度(194)

© 幺月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