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月儿

生而为人是如此孤独

【现代人鱼AU 】海的儿子 五(完结)

明天高考出分,双更完结,攒攒人品

虞姬的眼睛是绿色的吧?不记得了,不管她

下一个点梗:外卖小哥信X游戏主播宅男白



  双唇相贴,李白狠狠咬韩信一口。在鱼为这疼痛僵了一下时,他的舌头挤进鱼的牙关,兴奋地舔上鱼尖利的牙齿。很快,舌尖被鱼的犬齿划破,李白却就着自己的血缠上鱼微凉,尖薄的舌,像是要把他吞吃入腹。细密的微疼不断从舌上传来,李白揪着韩信头发的手不由得加紧了力道。最终是担心他伤口的韩信撤出,两人这才分开。

  李白意犹未尽地半伸出舌头喘气,韩信却抱紧他的背,身子向下一压,带他倒进水面之下。李白猝不及防入水,下意识屏住呼吸闭起双眼。他挣扎着要上浮,匆忙之下肺里根本没有贮存额外的氧气,更别提他刚刚才完成一次法式热吻。韩信却对他的动作不闻不问,鱼尾摆动,他们沉得越来越深。李白正陷入濒临窒息的恐慌,颈侧又突然传来一阵剧痛。他睁不开眼,也知道是韩信在咬自己的脖子。突如其来的强烈疼痛让他想仰头大叫出声,可这是在海里。嘴大张着,他以为自己要呛进一大口又咸又苦的海水,却没有尝到任何味道。双眼也本能地睁开,却没有在咸水里睁眼应该有的刺痛感。颈侧的疼痛还在继续,身体已有一些麻木。他困惑地眨眼,眼前却飞起一片眩目白光。待他适应了光线的冲击后睁眼——

他看见了自己。

小时候的自己。

套一件娃娃衣,在家乡的阳光下疯跑,汗水从淡棕色的头毛滴落,像个蒸锅里的白团子。许久许久未见的父母跟在身后,追着叫自己回家。还未来得及回身,世界又倏然转变。瞬息之间,那个“自己”已长大到十多岁。木吉他挎在身前,故作风骚地拨弄情歌,惹得身边同样无心学业的浪荡少女痴狂尖叫,旁边紫头发的杀马特贝斯手看不过去 ,一肘捅在自己背上。自己追着去打闹,跑到一半,身影又一阵扭曲。景象稳定下来,“自己”已经成了一个有些沧桑的年轻人。在酒吧的舞台上,抱着那把跟随自己十多年的木吉他随性宣泄感情。“自己”在台上唱歌,场景却时刻在变。那是他最近几年去过的,不同国家,不同地域的各式酒吧夜店。

李白怔怔地看,那“自己”却突然停下弹唱,周围的嘈杂喧嚣随之静止,眼前除了那位“自己”之外,俱是空茫茫一片苍白。

那“自己”挎着吉他向他走来,脸上带着他不甚熟悉的意味深长的淡笑。他极少露出这种让人感觉心机深重的表情。

“你真的要跟他走。”那“自己”对他说,“这一次的三分钟热度,后果很严重噢。”

“他真的值得你这样做吗?”那“自己”的笑容渐渐扩大,“抛弃所有,去和一群茹毛饮血的鱼生活在一起?”

“明明你也舍不得,为什么不中断转化呢?”那个“自己”的脸上露出一种类似蛊惑的神情。更让李白惊惧的是,他说的话,正是自己那些埋藏极深,深到自己都未曾发现的隐秘却又真实存在的心思。

“跟我走,我带你回去。”

“自己”对他伸出手。

 李白手指抽动,整条手臂的肌肉都紧绷着颤动。

“跟我走吧。你应该属于陆地。只有在陆上,你才可以唱歌,喝酒,才——”

“不——”

李白伸手,却是将那个“自己”的手用力拍开。他则向后退一步,噩梦初醒般大口喘气,冷汗顺着发鬓滴下。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东西……”李白抬眼看他,眼神像韩信的犬齿一样锋利,“亏你长得和我一样,根本就不懂我……”

“我——”他还想反击些什么,耳畔却突然响起潮声。

虚无的空间感终于被湿漉漉的感觉塞满,那个长得和自己一样的妖怪早已消失无影。衣服湿的,贴在身上好不舒服;头发湿的,压在头顶有点重;耳朵浸在水里,虚幻的声响被实实在在的流水声代替;眼睛也进了水,难过得他合上眼皮。

再次睁眼,一切梦幻都泯灭。眼前只有透明的蔚蓝,和一条英俊,迷人的蠢鱼,在忧心忡忡地盯着自己。

脖子已经不疼了。李白看着韩信向下抿紧的唇角,慢慢勾起一个微笑。他能感受到自己原来的耳朵处正有一对鳍缓缓扇动,颈后也有一对小一些的。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撕破随洋流飘走了,背后和肘部的鳍都露出来,在水里自在地摆动。自己的腿也不再是腿。他低头一看,一条幽绿的修长强壮鱼尾正贴在另一条锈红色的尾巴下面,连摆动的频率都一致。

“你知道我们这叫什么嘛?”他坏笑着,用新长出的锋利指甲轻轻刮挠韩信的背鳍。

“红配绿,赛——”眼珠子转转,他还是决定不要这么破坏气氛。他将不明所以的韩信按下来,在他的唇上轻轻印上一个吻。

“还没亲够?”韩信揉揉他的头发,喜悦和幸福从心底满溢至眼中。

“亲不够。”李白懒懒地答,现在他已经能听懂鱼话了。他终于放开韩信,独自在海里游了一圈。感受身体如何从水中获取氧气,鱼鳍和尾巴上的肌肉又是如何运作。

“是不是很好看?”他得意地向韩信挑眉。不知道人鱼有没有镜子之类的东西,他真想看看自己现在的模样。

但是好像还有什么地方不对,他想着,总感觉有什么不踏实。

看着韩信宠溺从容的笑容,他心里的不踏实越来越强烈。

怎么总感觉这条蠢鱼有什么不一样了?

“回家吧?”韩信伸出手,“跟我回家。”

“我怎么感觉你有点不一样了?”李白又新奇地游两圈,才牵住他的手和他游回人鱼的领地。

  “人鱼和人的脑子不一样。”韩信牢牢扣着他的手,说得煞有介事。

  李白撇撇嘴,抬头环顾四周。白天已经快结束了,阳光已难透进来,视野越来越黑暗。

  “别怕,”韩信停一停,趁他没注意又揉揉他的头,“人鱼可以夜视的。”

  “嘿——”李白甩头,“我有那么胆小?”

  “我有那么胆小也不敢答应你。”他佯装低落,看韩信的反应。

  “你已经接受我了,为什么不会答应?”韩信问得非常无辜。

  “我什么时候就接受你了?”李白莫名其妙,他快给气笑了。

  “你让我唱歌,我唱完了以后你也唱了一首,”韩信勾着嘴角笑,“我唱歌是在求婚,你回我一首就说明你答应我的求婚了。”

  “?”李白怀疑地看看他脸上的奸诈,终于知道到底是哪里不对了。

  “你行啊,原来你一直都在骗我——”他呵呵冷笑,原来他的傻白甜蠢萌都是装出来的。

  他好生气。

  “我不装你怎么会看上我?”韩信非常理直气壮,“是虞姬说人一般习惯把我们当宠物,所以他们更喜欢蠢萌的类型。”

  “虞姬是谁?”李白叉起腰,“你带我去打他。”

  “就是那天带你来的那条绿色的人鱼,你打不过她老公。”

  “但是她怎么知道人的喜好?”李白抓住重点。

  “因为她原来是人。所以她的尾巴和她的眼睛是一个颜色,就和你一样;我们的尾巴和头发是一个颜色。”

  “原来她也是被你们骗进来的——”李白义愤填膺,“那么好看的妹子你们都骗?”

  “她是自愿的,而且——”

  韩信话说一半,突然停下,转头四处看看才继续。

  “而且,她老公不是装的,是真的蠢。”


  

评论(32)
热度(142)

© 幺月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