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月儿

生而为人是如此孤独

【现代人鱼AU】海的儿子 二

鱼·忠犬切黑·信 X 流浪歌手·单纯天真·白


歌词来自迪玛希小哥哥的《Give me love》,哈萨克斯坦的歌手我就知道他一个所以……


  那人鱼听了他的话,点点头,又摇摇头,最后才低下身子游到大石的近前。

  李白把碍事的吉他放在一边,直接趴在石头上,这样他们的距离就进一步缩短了。

  “什么意思?”他支起下巴,撑着头打量着他。

  看这棱角分明的轮廓,看这干净利落的线条——

  他有些羡慕地掐了掐自己腮帮上累赘的脂肪。一定是这两天海味吃多了。

 

  人鱼一动不动地在不深的水中立着上半身和他对视。眨了眨深色的眼,他在喉咙里叽里咕噜了一阵。

  原来只能听懂,不会说。李白有些犯难,这可不太好办,虽然他也知道这鱼真会说人话才有鬼了。

  “那我问你问题,你就点头或者摇头好不好。”李白的笑容就没停止过,毕竟微笑也是世界的语言。

  人鱼又微张着嘴轻声说了些他们的语言,才轻轻点头表示同意。趁这动作,李白隐约看见他的锐利齿尖。

  “你们那里有姑娘吗?”李白想,可别是与传说相反的另一个极端。

  好在人鱼是点头,附带一句李白听不懂的解释。

  “她们好不好看?”

  点头,解释。

  “你们能不能偶尔上个地?离开水太久会窒息吗?”

  点头,解释,摇头,指指胸口,摇头,解释。

  “你们会唱歌吗?”

  点头,解释。

  “那你能不能唱给我听听?”

  愣——

  “人们总是传说人鱼的歌声很美妙,所以……呃,如果你不愿意也没有关系……”

  李白看着他又发起了呆,有点后悔自己太激动了。说不定唱歌在人鱼的文化里有什么特殊意义呢?自己肯定又把他吓到了——

  而回过神来的人鱼却点了点头,只不过看起来像下了一个让他纠结万分的重大决定。又叽里咕噜一阵,他把目光转向李白放在一旁的吉他。

  “你想和我一起唱?”李白赶紧爬起来把吉他抱好。

  “我很荣幸,非常荣幸。”看见人鱼有些扭捏地点头,李白的笑容更加灿烂。但很快人鱼又摇了摇头。

  “你是说……你先唱,然后我再唱给你听?”李白猜测着。他突然觉得这样的谜语也非常有趣。

  人鱼忙不迭点头,双颊甚至泛起害羞的红晕。

  “那你唱吧。”李白正襟危坐,摆出洗耳恭听的真诚姿态。

  

  人鱼看看他,便开嗓唱了起来。李白原以为会是传说中那样绮丽暧昧的哀怨情调,但现在看来那应该是人鱼姑娘们的专属。眼前这尾强健的雄性,他的歌声是辽阔壮丽的。起承转合之间,李白听到大海的心跳。潮起,汐落,风卷,浪平,以及历经千百万次重复,却每一次都无比神圣的死亡和新生。

 

  曲调吟咏回环,重复而不单调。即使听不懂,李白也在乐段中捕捉到一些听起来相似的词汇,想来也许是他们流传已久的史诗。一曲歌毕,人鱼颇有些紧张兮兮。此时夜终于降临,他那因久不见光而苍白接近透明的皮肤,在月光的照拂下更加惨白地慎人。

  “唱得好,真好听。”李白严肃一下表情,拨弄几下琴弦试音,清清略有些发干的嗓子,“那我也给你唱一首——”

 

 

我的心儿惆怅

若一轮惨淡的月

命运的阶梯啊

请带我登高临远

命运啊请赐予我爱情

赐予我震撼心灵的爱情

命运啊请赐予我爱情

让生命被大火包围

一直熊熊燃烧

 

一个个梦想构成生命长河

个个都是难以企及的高峰

我无数次从险峰峻岭摔落

又无数次站起来放声歌唱

命运啊请赐予我爱情

赐予我震撼心灵的爱情

命运啊请赐予我爱情

让生命被大火包围

一直熊熊燃烧

 

命运啊请赐予我爱情

赐予我震撼心灵的爱情

赐予我任何时候任何人

 

赐予我任何时候任何人

 

 

  “怎么样——咳……”李白得意一笑,却实在经不住喉咙的干涩咳出声。

  “……”人鱼看起来很担忧的样子,眉心都为这咳嗽声皱了起来。他又靠近了一些,冒着尾巴被岩石划破的风险,抬起手臂搭在那块大石上。

  “……”李白喉咙不舒服,来不及为人鱼的行为发声,只顾惊异地观察人鱼搭上来的手臂。他的手臂很长,肌肉结实匀称地裹住骨骼,双肘后各有一片暗红色的透明鱼鳍。手指也很长,五指间覆有一层薄薄的,看起来很有韧性的蹼,但这好像并不妨碍他像人类一样抓握。五根锋利——异常锋利的指甲短匕样从指尖伸出,应该是他最有力的武器。李白想用指尖点上去轻触一触,被人鱼受惊似得避开了。

  人鱼皱着眉头咕噜一阵喉咙,又有些焦灼地绕着石头划了半圈。李白饶有兴味地看他动作,突然想起来这片地方的水可不够深。

  “呃……这下面有石头,你的尾巴——”

  李白愣住。探出头去后,他看到了他的尾巴。

  人鱼为了防止尾巴被水底岩石划破,横着身子浮在海面上,修长强壮的鱼尾就洋洋洒洒地铺展开。从有力的腰身往下,类人的皮肤开始向鳞片过渡,在人类身体三角区的位置完全演变为鱼尾。尾巴粗到细延伸,到末端接上一大片边缘弯如上弦月的透明尾鳍。尾巴侧端还长有两对小鳍,此刻正在水中迅速摆动以维持平衡。

  他是锈红色的。头发,鳞片,鱼鳍,都是深深浅浅,妖冶如鲜血的红。

  李白不自觉屏住呼吸,想伸手去摸摸那安静浮在海面上月光下的修长鱼尾。鲜血的深色,密集在这蛰伏的力量之上。李白知道了,传说还是有几分可信的。

  无论千百年前还是后,无论东方还是西方,人类总是会被人鱼轻易蛊惑。

  总是如此轻易。

 

  人鱼注意到李白的动作,也洞察了他的目的。可是他现在的位置李白是摸不到他的尾巴的。他迟疑地想了想,抬起手把快掉进海里的李白扶回石头上。

  然后在他惊讶的目光中,双肘一撑,坐到他旁边。


  “哇……”李白低声惊呼,表示对他的力量的赞叹,眼中却闪着狡黠,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鱼尾上摸了一把。

  细腻,光滑,好像还有一点点粘液附在表面。李白仔细回味着这手感,和他以前吃的鱼身上的鳞可一点都不一样。他瞄瞄好像有些发愣的人鱼,感觉他似乎并不在意,就干脆卸下吉他,两只手都摸了上去。

  “……你们尾巴和头发的颜色都是一样的嘛?”

  李白正好奇地摸在他人皮和鱼鳞的过渡区,感受两种外壳的差异。还没等到回答,手就被人鱼拿爪子按住了。

  “好好……我不摸我不摸……”

  李白意犹未尽地收回手,他看着这条鱼面上充血的样子,感觉自己再折腾下去他又要害羞地游走啦。

  “你们住在哪儿啊,很深的海吗……?现在船那么多,你们是怎么躲着不被发现的?”

  李白和他并肩坐着,沐浴在海上的月光下,人腿和鱼尾双双垂下石头。

  可惜的是,由于语言实在不通,尽管他问得很诚恳,人鱼也答得很认真,但,他根本就不知道他到底说了些什么。

  他还在郁闷的时候,人鱼突然噗通一声向前滑进海里,潜下去又浮出双眼睛看着他。李白知道,他该回去了。

  “回去吧。明天还来吗?”

  李白笑吟吟地对他挥手,小指撩拨几下琴弦。

  这就是告别了。


评论(16)
热度(123)

© 幺月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