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月儿

生而为人是如此孤独

【现代au】风雪夜归人 3

完了,怕是要写123456,这让我感到绝望到底是怎么搞到这么长的


  这个年过得比他们预想到的还要好。

  尽管年初几天就慢慢有客人上门,李白还是把玻璃门一锁卷帘门一拉,带着韩信这个把自己关在象牙塔四年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三好学生去看外面精彩的世界。光是城南的庙会他们就奢侈地花了两天去逛。人潮中,李白紧紧攥着韩信的手腕不让他走丢,韩信则一边抗拒说自己不是个小孩子,一边让他抓着在人堆里挤来挤去。他的头发从大年初一开始就没有再扎上,那根皮筋也留在李白的手腕,代替手表成为饰品。他们还筹划补办了一顿年夜饭,在大年初二的晚上,纯手工的那种。出乎两人意料的是,对方的厨艺都非常好。韩信的行李也收拾好搬进李白的房子。休息室毕竟只是拿来暂时休息的。

 

  "过年还这么用功,歇一歇啊——"李白从微波炉里端出自己亲手包的饺子,拿去书房,吹了吹,夹起一个塞进还在埋头看书的韩信嘴里。

  "……"韩信嚼着东西,没说话。好半天咽下去,嘴刚张开,李白又塞进来一个。

  "……"

  "多吃点~"李白靠在书桌边,屁股压着韩信的书,兴致勃勃地投喂。尽管他们三个多小时前已经吃完了晚饭。

  "看你瘦的。再来一个~"

  "……不要了。"韩信拧着脖子躲开他送上来的一只白白胖胖的饺子,半翻着白眼,"你怎么这么像——"

  话音未落,他却一呆,侧坐在椅子上的身体绷了一下,而后才慢慢放松。

  “像什么。”李白收回筷子,把饺子吃了一半,剩下一半又递到韩信嘴边,“像朱院长吗。”

  “……”饺子温热的边缘触在嘴边,韩信迟疑一下,还是拿舌头舔着吃进去。皮薄馅大的猪肉饺子,出自他和李白的共同手艺。他慢慢嚼着,抬头瞥了眼李白,看到他端着碗的那只手上正好好箍着自己扎辫子的皮筋。移开目光,他摆摆膝盖,拿拖鞋踢踢李白的小腿。

  "出去,我看书。"

  "出去就出去。"李白又喂自己吃了一个饺子,再夹起水晶碗里最后一个递到韩信嘴边,"最后一个,乖——"

 

  

  李白抱着韩信躺在床上,清醒地睁着眼。半个小时前他撒泼打滚才把挑灯夜战的人哄来睡觉,上了床反倒是他睡不着。他们在一起的每一个睡眠,韩信都双手双脚缠着他,头却埋在他胸前,霸道地索要安抚。入睡前,他每每都要小心地挪动些位置,不弄醒他,又怕他呼吸不畅。李白拥着他,感受着他深沉悠长的呼吸。平静的拥抱下,心里的思绪却浪潮般翻涌不息。

  从韩信向他吐露身世的那一刻,李白就知道,他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恋人。他们相处的时候,李白常能感觉出,他许多下意识的行为,像极了孩子向父母寻求关注。箍住自己的四肢是他天生的强势和霸道的流露,无论何时都尽量与自己保持肢体接触,不断主动索求亲近,则无一不显露出他的极度缺乏安全感。

  他抬起一只手,借着卫生间打开的小灯将韩信脸前的刘海往外拨了拨——不然那发尖会痒着他。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置身于一段怎样的感情。他一个人,得承担起本应由许多人共同承担的责任。自己不仅仅是韩信的男朋友,更是他唯一的亲人,是他唯一的家。

  他应该也是知道这点的。李白想。他知道他这份感情的分量太重,远超一般人所能负荷的限度,所以每次在对自己表达依赖时,他年轻干净的双眼里除了温柔和爱意,总有挥之不去的小心翼翼和紧张。是他每一次都毫不犹豫地满足他所有期望,他才逐渐放开手脚。

  但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还是太短了。李白就着暖黄的灯光打量韩信的睡颜。他已然习惯孤独,对外来人与事的恐慌,抗拒和逃避就像他脸上的眼袋眼圈一样根深蒂固,并不是几片面膜和一个相恋短短几天的男朋友就可以治愈的。李白叹了口气。他不应该活得如此辛苦,更不应该在得到自己应得的温情时还要为此感到惴惴不安。

  再早一些,再早四年认识就好了。

  李白最后看了韩信一眼,合眼入睡。

 

  开春,韩信准备入学报道,李白要去机场送他。

  但那也只是李白要。当韩信说自己钱包没带并以停车位太难找拒绝李白开车送而选择自己打的回家拿,李白就隐隐猜到了结局。但他还是配合地在图书馆门口吹着寒风等了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后半个人影都没有等到,他才不紧不慢地回家。

  回家,果然韩信的行李和人通通无影无踪。李白摸摸鼻子,也不生气,坐在沙发上就开始等。等到第二天中午,韩信才发来一张自己和新同学的自拍。

  李白揉着眼睛看看,想发个脏话又忍住了。算了吧,他根本没什么家人供自己骂的,李白想,总不能让他去糟蹋了那个无辜的天下第一善良好人朱院长。他长按屏幕,保存了照片,然后打开P图软件。

 

  新入学的一段时间总是比较忙。韩信忙学业,忙交际,忙安置,到深夜寝前才有空摸出手机。他看到李白发来两条信息,最后一条是张图片。

  韩信很雀跃,又有一些担心,但实际上即使李白是来骂他的他也会很开心。更何况,他相信他不会骂自己。

  点开聊天,他看到李白又把他的自拍发了回来。疑惑地点开,他愣住。

  李白居然把自己的头P到了离他最近的一位男同学的身子上。技术拙劣,十分违和,非常滑稽。他就这么举着手机僵在床上,直到视线彻底模糊,才想起来要快给回信。

 

  李白刚和妹子吹完牛逼,把一众美女逗得花枝乱颤,手机的提示音就响起。他赶紧从柜台里把手机摸出来。他已经把音量开到最大,那声音还是差点被酒吧持续轰炸的音响盖过去。

  “呦~哪个情儿大半夜来查岗啊~”美女之一纤腰一伸,探头就要去看。李白手指一翻,把手机转了个花儿,漂亮又优雅地收回去。

  “我有没有情儿你们还不清楚吗。”李白淡淡一笑,不过是个别扭的小孩儿。

  “还说没有呐,”美女之二掐住李白的手腕,做了精致美甲的手指嫉妒地挑起那根皮筋,“白哥,你的卡西欧呢?”

  “坏了,外国货也没什么好东西。”李白反手握住妹子的凝脂皓腕,动作轻柔地放回台面,“再请你们喝一杯吗?”

 

 

  “昨天有客人问我我的表去哪了”

  “跟她说送女朋友了”

  “还问我为什么春节这么久不开门”

  “跟她说去和女朋友见家长了”

 

  李白轻笑一下,也不知道韩信为什么猜那些客人是妹子。白天他很闲,才有空坐在这里和韩信发信息。他考虑的是,韩信可没有这么有空。为了不打扰他的学业,他并不怎么骚扰他,但另一方面,他又觉得,或许自己多唠叨一下他会更安心呢?于是在接下来的分离的漫长时光,他们的对话基本围绕着“吃了没吃的啥天热就多穿点衣服天冷就少穿点衣服早点睡少熬夜”这样琐碎得不能再琐碎的小事展开。而让李白欣慰又心酸的是,韩信很享受他的碎碎念。尽管每每都是他先发出关心,韩信只答几个字,但他们总能在那一刻想到对方捧着手机傻笑的样子。

 

  “你就和我妈一样”

  有一天他这样对韩信说。

  韩信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相距虽远,时刻想念,从不疏离,永远相爱。

  他想想,发过去一句“你也是”。

  有点不对,韩信想,但还是这样发了过去。

  不是都这么说么,妈是世界上最唠叨也最爱你的人。

  他不知道他这三个字差点让李白泪洒夜店。

 

  艰难地熬过一个学期,李白天天守着韩信学校的官网有空就刷新,终于等到放假通知。他拉到研究生那一块,琢磨着这熊孩子出发不要他送回来总得让他接机吧。

  然而他的电话打过去,却只得到韩信的三秒沉默,和一句“我不回去了”。

  “嗯……没事,好好读书,”李白拍着胸脯,安慰自己滋滋喷血的心脏,“缺钱就说一声。”

  "再过两个学期有个公费留学指标,我……"

  "!!!?——"听着韩信迟疑的声音,李白一阵懵逼,感觉心脏的大动脉已经炸了。

  "留学好啊,去国外深造一下回国更有竞争力嘛——"李白无力地撑着下巴,"别愁钱,你白哥供个留学生还是供得起的——"

  古有王宝钏苦守寒窑三十年,他李白守六七年活寡怎么了。他等着韩信回话,打算一会儿给自己来杯酒冷静一下。

  "……我不想去。"

  "啥?"李白跳下高脚凳,转身走到吧台最里面,对吧台外的狐朋狗友挥挥手示意他们等等,"为啥不去?"

  "老师跟我们说,准备考的要尽早规划,我来跟你说说。我觉得——"

  "你觉得什么?为什么不去?你们那还有能考过你的?"

  "……我想早点回来,"那头韩信似乎叹了口气,"暑假留校,下学期再留一个寒假,我就能提前半年多读完了。"

  "……"李白并不是很清楚研究生的毕业机制,韩信这话说得他一阵心软,但是——

  “我很想你,真的。”

  “……”

  “每天都很想。”

  “……”李白插着腰说不出来话。他是去学说情话的吗?

  “你再等我两年。”韩信的声音坚定而迫切,“等我毕业了就——”

  “你还是去吧。”李白低着头,站在酒柜前,“好好的机会,别浪费了。你不觉得你们导师说的话其实都是对着你一个人说的吗。”

  “……”听筒里一片沉寂。李白满嘴苦涩,一咬牙又接着说下去。

  “去吧,以后混好点,我也更省心——”

  忙音传来,韩信挂了电话。

 

  “你什么时候就有个读大学的儿子了?”赵云看李白调酒的时候居然把酒洒出杯子,简直是见鬼了,“还这么霸?”

  “嘿,不是说他有个女朋友了么,”荆珂托着腮帮若有所思,“白哥,原来你是包了个女大学生,原来这就是你把酒吧开在大学附近的真实目的吗?”

  “带过小孩吗。”李白把酒推给赵云,坐回高脚凳,“如何说服厌学的小孩好好读书不要这么早去混社会?”

  “都公派留学的年纪了还小?”荆珂的烈焰红唇鄙夷地一撇,“老哥,你这样扭曲她的个人意愿是没有任何前途的。”

  “我又没有扭曲,”李白有点心虚,“还不是看他自己。”

 

  “咋,被逼出国了?”花木兰坐在韩信对面。临近放假,深夜的图书馆并没有几个人,他们也就敢出声讲话。

  “……差不多吧。”韩信拧着眉头,他根本就看不进去书。

  “别生气嘛。虽然我也觉得你这么厉害不去是挺可惜——诶诶诶没什么没什么我不说我不说——”花木兰被学霸之怒气吓到。

  “诶,你还是去吧。”她突然沉下脸严肃起来,换成韩信畏惧地瑟缩一下,“你想想看?你明明也知道你去对你对他都更好对不对?年轻人,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我——嗯??”韩信惊恐地瞪大眼睛,“你怎么——”

  “其实我们都知道你在谈恋爱,就是没忍心告诉你,”花木兰同情地拍拍他的手,“下次回微信的时候记得找个人少一点的地方。”

  “……”韩信感觉面上发烧,一定已经非常脸红了。他还想说些什么,手机开始震动。

  “喂——”并不是李白的,他有些失望,和花木兰道个歉,快步走出图书馆才接下这个陌生号码的来电。


评论(13)
热度(95)

© 幺月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