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月儿

生而为人是如此孤独

【现代au 】风雪夜归人 1

 @绿茶奶包 

三好学生信X调酒师白,微水果组

非常非常非常不好意思拖到现在QAQ 感觉说啥都没用了,努力写这个梗,希望亲能满意QAQ 


  “那个闷棍儿一开始和我说你在酒吧打工,我还不相信,我还跟他说你不是这种人。虽然我知道你很穷,但是我也知道用你们中国人的话说,你这叫人穷志不短,你这种同学聚会都不喝酒的人怎么可能会来酒吧打工?但是我万万没想到,你居然真的——”马可·波罗痛心疾首地灌下一杯酒。

  “太让我失望了,韩信。”

  “你应该问问他是怎么知道我在酒吧打工。”韩信面无表情地收过杯子,“他这么安分守己的人。”

  “是啊,他这么安分守己的人为什么会知道酒吧的事情?”波罗金色的眉毛瞬间拧在一起,“他有没有在你们酒吧和别人干什么?”

  “我一般上夜班——这杯七十五——”

  “别找了——”

  “你的同学很有钱啊。”李白擦着杯子,感慨地目送从兜里扔出两张粉钞就冲出门去的留学生。

  “特有钱,家里往上倒十八代都是贵族。”韩信坐在吧台前,掸掸钱,一张递给李白,一张放进自己口袋。大白天的,没多少人来喝酒。咋咋呼呼的外国人走了,更显得这里清净。

  “为什么来我这里打工啊。”李白笑眯眯地把钱收好,“同学聚会都不喝酒的人?”

  “你给的工资很高。”韩信定定地看着自己老板的绿眼睛,那颗法学准硕士的严谨心脏正毫无逻辑地怦怦乱跳,“其实我喝了,是他们被我灌趴了才乱讲。”

  “不喝就不喝,又不丢人。”李白看看他的黑眼圈,伸手要对他摸摸头,“好好读书,白天有空别来了,上图书馆泡着去。要不是当年没考上叔也不至于沦落成这样。”

  赚了这么多钱还能靠手艺调戏妹子明明很开心啊。韩信撇嘴,把头一偏,反着偏,假装要避开其实刚好让李白摸到自己的发顶,“我的论文都写好了。”

  “你还得读多少年啊。”李白心满意足地收回手,心道果然是头脑发达四肢简单的大学生,一着急脖子都控制不了,“你这么好的酒托还真难找。”

  “是他们自己愿意花钱。”韩信摸摸逝者服扣紧的领口。有很多客人都想解开那上边的四颗扣子,他们就得首先消费很多酒,然后——并不会有然后。天给的资本,他挥霍得很有尺度。更何况,他愿意让这家店多赚一点。

  “硕士毕业就找工作。到时候有人告你诈骗我还能给你辩个官司。”

  “我被告了你不得成从犯?”

  韩信切一声,目光从李白眼中的盈盈笑意上移开,起身去招待客人。

 忙碌又安宁的生活在李白的风骚和韩信的假装风骚中匆匆过去。气温一天天变冷,很快降下初雪。往后便是一场又一场雪花大如席的大雪,一直下到周边的同行开始往屋檐上挂红灯笼,李白才想起来,这是快过年了。

  他恍若初醒般用力合上酒水单,得抓紧时间布置布置来庆祝自己又老了一岁。心里又暗暗奇怪,这都过年了学校里那嫩仔怎么一点要回家的兆头都没有。这么多天根本就没见着他拿手机抢火车票啊。

  难道是怕没考上准备留校复读。李白摸摸下巴。年关可是考研出成绩的日子。

  “你怎么还不准备回家。”当晚,李白坐在吧台里和韩信聊天。刚过十二点,酒吧里的客人就早早散了。春运的浪潮已经开始,他生意的淡季到了。

  “不想回去。”韩信打个哈欠,“给个员工福利,调杯什么给我喝?”

  “想睡就去后边睡着。”李白拍拍他的肩膀,感觉隆冬腊月的这侍者服有些薄了,尽管酒吧的暖气一向开得很足。他向来关爱这些未来的栋梁。

  “学校今天放假了,我留校,没多少客人来工资还给发吗。”韩信没有动身。酒吧后面的休息室又不会跑。

  “发嘛,你又不贵。”李白揉揉头发,心想这孩子家里是得多穷。

  “你家在哪儿啊不想回去。再不抢票就真走不了了。”

  “你听我口音,你猜。”韩信耸耸肩膀,去关暖气和灯,准备打烊睡觉。

  又过一段时间,一整条酒吧街几乎都空了。家家户户忙着准备团圆,外地人匆忙回乡,本地人也少有闲暇外出聚餐喝酒,一条街的同行都贴好通知关了大门。李白面对空无一人的大厅,感慨地摇摇头。幸好还有个人和自己一样坚守在这里,不然他可要向以前一样无聊死了。

  “你这个普通话太标准了,我猜不出来。”李白往浅碟香槟杯口插好青柠切片,推给韩信。他打算在这个假期挨个把自己会的酒都给韩信调一杯。也不是指望他能提出什么建设性意见,全当作员工春节福利。

  “你爸妈教你说话的时候就想好了把你培养成个律师?”他满意地看到韩信毫无准备地被入口的辛辣冲眯起眼。毕竟他一开始告诉他这只是款甜品。

  “……”韩信咽下那一口,才慢慢开始说话,“我说话不是他们教的。”

  “……”李白吞口口水,后悔得想咬掉自己的舌头。这话的潜台词他已经听出来了,他根本就不该起这个话头。

  “干嘛,”韩信淡定地瞥他一眼,“别想多。”

  “那是你哪个亲戚教你的?”李白呼出口气,冷汗冒了一背,心道这年头忙得连小孩都没空管的爸妈也不算少了,这很正常,很正常。

  “我们孤儿院院长教的。退休的省高级教师,没他我还真考不起这学校。”

  “……”李白一口气噎着差点上不来,心想这死孩子这是什么都看出来了在报复自己呢。不过也没办法,本来就都怪他。

  “你为什么不回去。”韩信在李白道歉之前先堵住他的嘴。

  “我也不想回去。”话题转移得如此明显,显然他是已经习惯了,并不需要别人的同情。李白在心底叹了口气。自己的老爹老娘正在国外逍遥自在,根本不需要儿子去管,也没有什么想法来管管儿子。

  “你爸妈没催你回去吗。”韩信若无其事地喝酒闲聊,李白快被他的淡定逼疯了。

  “他们不要我管,也懒得来管我。”李白想象着韩信的形单影只,有点想起以前的自己。那个时候他还没习惯爹妈这散养的风格,无论平时如何明骚暗贱,心里总有一块空落落的。后来两代人相互理解共同进步之后生活才和谐起来,现在他们已经达成了不管对方离自己多远表面上对自己多不上心都会不怀疑自己与对方之间的关心和爱的默契。

  “那你们不都是空巢了。”韩信把喝空的杯子递回去,“一开始有点辣,后来有股橙子味。挺好喝的。”

  “每一杯都是‘挺好喝的’。”李白赶紧拿着杯子转身去水池清洗。他一点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再过几天就有春晚,一起看?”

  “那个很无聊。”身后传来韩信不情不愿的回话,“陪你看看也行。”

  “看完电脑借你查个成绩。”

  李白把杯子放回杯架。

  这个让他心惊胆战的夜晚终于要结束了。

  韩信心心念念好久的除夕夜,两人窝在休息室里的可折叠沙发床上盖着被子看节目。笔记本电脑搁在韩信的右腿和李白的左腿上,他们没多说什么就找到了这种平衡和距离。

  “真的很无聊啊。”韩信张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头一歪靠上李白的肩膀,猫着眼假装自己很想睡。

  “再坚持一下,还有半个多小时。”李白挪挪身子坐直了些,电脑随他的动作抖了抖。

  “为什么观众都有一条红围巾。”

  “不知道。可能这样比较有过年的感觉吧。”李白看看屏幕,又看看靠在自己身上疲惫的年轻人,“看这个东西不也就是一种过年的感觉。”

  “那你现在有没有那种过年的感觉。”

  “还行吧,比以前有。”

  “你以前也一个人过年。”

  “是啊,妹子们都回家了。”

  “为什么还是单身。”

  “习惯了,一个人也挺好的。”

  “还不是怕有人管你。”

  “单身不也有人管我。”李白突然低笑,韩信感到他身体的震颤,在他肩膀上蹭了一下表示不爽。

  他管得不应该吗?当时那个情况,他再不去拦一拦李白就要被一群大汉灌成虫子了。

  “嗨嘛,这么不相信我的酒量。也不看看那群人是不是你扛得住的。”

  “……”韩信撇撇嘴。那是他唯一一次喝醉,还硬撑到客人都走光了才去厕所吐得昏天黑地。等睡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李白帮他请好了一天假。当然没说是喝酒喝的,只说老胃病,兼职的时候突然痛晕。指导员将信将疑地叫全校第一老实人橘右京去探视,韩信看见是他来就一阵头大,谁知李白三两句话就把他打通了。至于他们那时候说了些什么,李白现在也没告诉他。自己后来把他给卖了,这把柄现在应该在波罗手上,这货倒是不难处理——

  “这就没话说了可是不行的,大律师。”李白等半天没等到人出声,侧头一看,韩信两眼都闭上了。屏幕光一照,年轻俊逸的脸上是两只完整的黑青眼圈。

  “……”

  李白慢慢伸手从后面兜住他,揽上他承载太多的肩膀,往自己怀里按了按。调低视频音量,他感觉自己像个猥亵儿童的变态。

  “……”

  韩信被李白拍醒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装个睡结果真睡着了。他尴尬地睁眼,眼前还是黑的。

  “先闭会儿。你成绩刷了。”

  “嗯——”

  低沉的鼻音,带着刚睡醒的迷糊。李白用右手蒙着他的眼睛,等他睫毛刷过掌心的频率正常起来之后,才慢慢打开指缝。

  “……”眼睛得以免受突然的强光刺激,韩信感觉自己的心脏又失去了逻辑,这次还传染给了脑子,又由大脑输送到四肢。他不自觉地往李白那边侧一侧,脸还埋在他的锁骨处,甚至还摇着头蹭了一蹭。

  “……起来了。”李白苦笑地看他撒娇赖床,拍拍他的肩头,“是这网站吧,你来看看。”

  “是这个。”未来的律师又恢复了沉着冷静。韩信坐直了,把电脑拖到自己这边,输入记得滚瓜烂熟的各种数字。

 

  “咋,没考上。”

  李白瞅瞅他突然难看下来的脸色,有点担心。

  “……”韩信瞪着眼睛,又看了好几次那个冷冰冰的文件。

  一定是自己看错了。

  “到底咋了。”李白看看他崩坏的表情,还是没有直接凑过去看结果。

  “考上了。”韩信双手离开键盘,放回被子。李白感到手背蹭过一片冰凉。

  “那你——”

  “调剂。”

  “考上不就好了么,还这么不开心?”

  “别的学校。”

  他突然转头,一双眼狠狠盯住不明所以的李白。

  “我要走了。”

  

  


评论(5)
热度(101)

© 幺月儿 | Powered by LOFTER